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跟蹤

「英文大寫字母"A"?那不是跟列車案一樣?只是前年的列車案是"K"」Bill稍微想到,但他沒說出來,因為他知道大半的警察都很忙,沒調閱資料的話不可能記得前年的列車案;且現在有一位非常可疑的內鬼也在場蒐證,就是委託他的陳警員!

「這裡血跡呢?噴散方式沒有任何異狀嗎?Bill走進直接問,因為這回他有點遲到所以現場警察已經弄得差不多了。

此時,陳警員躲到一個隱蔽的角落偷偷撥打私人電話。

「沒有,一切正常,子彈確定是從那道窗戶打入,擊中準備往女兒床移動的董事長後,打到那裏。然後血跡往這個方向散噴。當然子彈的部分還要再做模擬實驗。」另一位負責那區的刑警一面伸手比著幾個重要方位,一面說道。

「回去用那彈道模擬軟體就好啦吧!等那些實驗還要等個多久~」Bill心想,之後現場仔細查看了四周的房間後,沒有異狀,大致可以確認兇手是由外面打入的。他又再參觀參觀了這棟豪宅的其他設施和房廳,看到警察已經在問董事長女兒一些案發經過和一些其他線索,問了有好一陣子了,連女孩的母親都出面阻止警方別再問下去,當然現場有哭的只有母親,女孩對她爸爸的死根本無動於衷。

而此時,陳警員借了董事長家的
廁所使用,但Bill注意到從頭到尾沒有沖水和洗手的水聲,只有耳語般的微小談話聲。

Bill去跟警方稍為探討一下目前他們的想法,警方是認為兇手是一名狙擊手,從遠處的高樓狙殺這位董事長,可能是生意上的敵人委派殺手所為,他們還要進一步調查。之後大家互相寒暄了一下,Bill覺得時候不早了他便示意要先走一步。

臨走前,門附近的樓梯走廊間,
Bill又再度撞見那位姓陳的仁兄打了第三次私人電話,且行動和態度一樣鬼祟.....。

「對!還頗異常的!可能是要報告現場和我的一些相關資料!對!起碼我看到的就有三通!對!好!好我現在回去!掰!Bill從住宅大廈下樓後跟Jano通信,大致說了陳警員的異狀。然後步行到機車停放處準備發車。 

「喂?Z咖,那個~我之前說過請你查陳警員相關的資料對吧?現在,我決定跟蹤陳警員!用你最大的人力全天候跟蹤!」Jano馬上撥給Z咖。接著快速的派託完後,又撥給了洛爾。

「喂?最近有要巡演嗎?恩!我知道!好!那個先前我跟你說過的陳警員,明天 



呼嘯的夜風吹襲著上身的風衣,
Bill感到有點疲累現在不想騎太快,天生的冒險精神和方向感讓他往返案發現場從來不會迷路,但幸好他沒騎太快,不然"這一下"可能會讓他摔車而出事..........
一片突如其來的落夜被風吹黏到Bill的全罩式安全帽正前方.....一片上面葉根有彈痕的落葉.....。
=======================
一天後。
「你說那個Jano順你的意開始注意那位姓陳的?」尾古對著一塊類似巨人行的廢鐵塊練習刀法。
 
「呵呵,大魚已經上勾了!我今天也去問過了,有一位面貌斯文的高瘦短髮男子,有去打聽陳警員銀行帳戶~」剎克說著說著命中了60。

「更不用說你也確認了跟蹤~話說你怎麼知道那高瘦男子是Jano派的?

「因為他一副官僚氣息重的樣子,然後動輒就拿出他是警方相關人士為要脅~其實他就算不這樣銀行人員也會給他看~因為我本來就設計好要讓他們知道陳警員收賄的事實!哈哈哈哈!
 
   

======================= 

兩天後,半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