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誘餌

===============================
「看來是沒錯。」Dick說,他一如往常的先過目了一部份要給Jano的資料。

「怎了?」Jano聽到Dick的話,沒等轉寄到他自己的電腦,就從後辦公室走到前辦公室直接湊過去看Dick的螢幕。

「陳XX,就是你說那個13年前你在孤兒院的那晚跟你定孤支的僑胞,當時他是高中的樣子,現在也成為警察了!」Dick對著目不轉睛於螢幕的Jano說。

「還有那個,當時要強迫我打針的醫生也是,他開的診所也在陳XX隸屬的警局附近....
很好!又一條索線了!當年相信小灰果然是對的!」Jano心情雀躍,因為將近一年的觀察和搜索,現在的進展又是他引頸期盼已久的收穫了!

「那也是你這幾年來幫了他很多啊~就像你幫洛爾一樣。你沒幫人家,人家怎麼會想幫你?」 Dick說出現實面。

總之,房東醫生還有這位陳警察,以及A開頭的國家機密實驗,還有夾多地區,以及最後總經理的眼睛細胞。這幾個人事時地物是我們目前的重要索頭~
「組織,過了13年,換我正式鎖定你了!」 Jano說,目光如炬。
=============================== 
「雖然說是老大你挑撥那個外交官跟他朋友的,但用這招會有效嗎?」霍緹在一個基地內的小會議室問著大型視訊螢幕裡面的里夫,組織的老大。

「你想說甚麼?」里夫有點不耐煩。

「我是說,用"外交官和他朋友反目了這十多年"來當把柄,有辦法威脅到Jano嗎?Jano現在在警界的形象和受到的保護非常的周到啊!且他爸,那個外交官,在這國的警界也有相當的人緣啊!」霍緹說出了,Jano在刑事界相當穩固的狀況。當然到現在大家還是以為"檯面上的Jano"=Dick,除了組織內的某一個人抱著懷疑的態度....。

「在穩固的防壁,都可以慢慢的"腐蝕"他!」隨著聲音走進小會議室的,就是那個人,組織內目前最資淺的剎克。

「你!誰准你進來的!?」霍緹作勢要衝上去揍人。

「你慢著!讓我聽聽他意見!」里夫隔著螢幕也能叫動霍緹。

「我認為有兩個要點,當然只是假設:」剎克說
「第一:檯面上的Jano不是Jano本尊。第二:Jano現在知道警界有內鬼,且他對那些內鬼有相當的成見!

「臭小子!都給你說就好啦!現在都甚麼時期了!你還在作這些沒建設性的假設!」霍緹聽了覺得有些荒謬,破口大罵。

「霍緹你先別吵,讓我聽他原因。」里夫略感好奇。

「首先,檯面上的Jano的談吐和行事作風我覺得跟屢屢破案的他有點不符;然後就是,去年"經理案"過幾天,我派2號(王白振)過去經理屍體所在的驗屍所,有撞見Jano的人!證明Jano不信任警方!剎克一一解釋,當然在霍緹面前他不敢說出他那天也有派1號前往,在里夫面前他更不敢說那天1號有遇到紅葉處處阻擾計畫。

「那成見是怎麼個一回事?還有你當時怎沒叫2號順便做掉Jano的人?」螢幕裡的里夫追問。

「呵呵~那只是一個小假設啦!因為前年列車案和去年經理案都是交付到他手中,我們再後來搞掉,我想他懷疑內鬼之餘,多少會記恨!哈哈!
至於去年在驗屍處,可能2號對我還是愛裡不理吧~做我的任務不會太認真啦!哈哈!」剎克說著。

當然他這回都沒說實話了:白振純粹是因為射殺任務失敗,但里夫可不想聽這結果;至於成見,剎克當然不可能說,他去年偷翻過霍緹報告書裡的許立諾的資料,認為現在Jano本尊=恨警察沒還他公道還嫁禍他的假的許立諾

「當然!如果老大能給我一個機會驗證我的這些假設~我會給老大一個滿意的答案!和一個不錯的建議~剎克奸惡的笑著。

「你要我給你執行的機會嗎?先讓我聽聽你要怎麼做!」里夫想評估剎克的手法可不可行。

「明天2號去射殺洛斯營建的董事長後,這命案就故意委託給Jano辦!且,是派一個內鬼去委託Jano,引誘Jano成功揪出那個內鬼!我想看他會怎麼做!
至於要派哪一為內鬼我也有人選了!呵呵呵!」剎克的計畫剛好配合到隔天又要殺人的白振。

但聽完後兩位前輩都傻在那裏........。
 
========================
Z咖嗎?下班了齁?這次能幫我查陳XX警員的資料嗎?對!不用跟蹤,先查就好,好!因為我小時候在孤兒院安插的眼線,確定了陳現在也是警員,對!陳是我小時候抓我的社工之一!對!就是那次!對!好!拜託你了!好!掰了老弟!Jano交付完委託。

「眼睛細胞那邊呢?有確定是甚麼物質影響嗎?Jano轉頭對辦公室另一側的Dick問。

「啟潢這一年來在實驗室很忙,抽空研究的結果,只知道那是藥物感染,那藥物很難做出,相當難!且會受到遺傳的影響,以及隨著施打者成長,藥物的效果越來越明顯!Dick做著邊喝咖杯邊說,這一年來連絡啟潢的事都由Dick代勞。

「是怎麼樣的一個效果?Jano一臉探知渴望的追問。

「還不清楚,這就是他目前面臨的瓶頸,他說他預計要去找國外的胡教授一同研究,那是他的恩師。Dick回。

「為了我他還是那麼拼嗎?明明去年他覺得是我害他...Jano自言自語的說。

「他後來也說了,去年是他主動接下那行動的。且他後來也認為娜琪是為了公平正義而死.....Dick也沉靜的說著。

「去年被狙殺過後,啟潢的身分,對組織而言其實已經曝光了!這次如果出國,勢必在出境和入境的關頭會有危險!Jano邊想邊說著
「這次我一定會確保好他的安危!出境可以挑個組織動作變多、忙而無暇之餘出發,但入境就很危險......對了!阿P!

「我想到一個點子了!這次不能再讓自己人為自己而傷亡!!Jano信誓旦旦。     
========================
愣了十秒後。

「你是白癡嗎!?為了你那些爛假設,要冒著組織安插內鬼被曝光的危險!?」霍緹吼道。

里夫在螢幕有點無奈的搖頭~。

「那真是可惜呢~我都還沒說完哩~
我想原本想說,用陳警員放餌,用黃警長再委託Jano辦內鬼案。且是"全權"委託喔~」剎克一臉狡猾。

「警員誰都隨便啦!但黃警長那個孬胚用他幹嗎?你真的腦子被打洞了嗎?且為什麼要全權給Jano玩我們的內鬼?虧你還軍師!我看把你打成軍屍還差不多咧!」霍緹氣憤的罵道。

「夠了霍緹!先讓他說完!」里夫又再次維持住場面。 

「這次的每個內鬼人選,我是都有選過的!黃警長是因為,他那副孬樣剛好可以隨著委託和請求,越來越激怒
Jano!然後全權委託是為了,能讓黃警長在一旁親眼看著那個銀髮Jano怎麼做,我要確定那銀髮的是不是真的Jano~剎克一一分析。

「至於這次全權委託,對外界解釋的原因,就說"自己人汙錢不乾淨,自己人辦不能讓人信服,故交給非警方人士來辦",用這個理由順理成章的給Jano全權負責!剎克周到的解釋。

霍緹越聽越覺得有些道理,如果用這種方式激怒
Jano、亂他陣腳、又能拆穿他的真面目!何樂不為呢?

「而且我的計畫不只能亂他和拆穿他!剎克說
「要是他一生氣,使出甚麼類似拷問或逼供的非常手段,對外界和警界的觀感會非常差!哈哈哈哈!

「用這種方式順便毀掉他的名譽和後台?哈哈哈哈哈!剎克!你真是太有才啦!」螢幕裡的里夫笑開懷。

霍緹在一旁已經是微笑表情。

「好!我答應由你做!但你剛說我答應的話,你要給我一個建議~」里夫還沒忘記剛剛剎克的承諾。

「呵呵!我都忘了!我的小建議是:可以用AEX打進一些警察的身上~控制他們!」剎克說完,兩位前輩的表情又回復原來的嚴肅。

「就用這一年來AEX研究出的"新效果"來控制啊!加上去年就已經確定AEX可以自行體內分解,完全不著痕跡!」剎克提醒。

「我懂了。用你的計畫破壞Jano跟警方的互信,配上AEX毒害警員來鞏固我們的內奸勢力~呵呵呵~有你的!」里夫莞爾一笑。

「我剛剛不就說了"再穩固的防壁,都可以慢慢的腐蝕它!"嗎?哈哈哈!」剎克也笑了。 

打亂Jano、拆穿Jano、臭名Jano、鞏固內鬼這就是這次的手段目的!剎克統整。 
==================================
隔天晚上,洛斯營建的董事長在自己家裡準備要再一次性侵女兒的時候.....

被王白振爆頭。 
(詳見{序})
===========================
又過了兩天,一通接洽電話。

「喂?請問這通是Jano偵探的熱線嗎?」一個不很標準的男警員聲音問道,聽起來像僑胞。 

「抱歉你打錯了~」Bill接起電話後說。

「喔!不好意思...
「阿騙你的啦!你沒打錯啦!第一次打齁?Bill笑著問。   
 
呃~對,我是XX分局的陳XX警員,想委託你一同協助這次的住宅射殺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