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殺手

==========================
「你說甚麼?結果判定那個女助理有罪?關她屁事啊?那咖啡不是驗了幾百次都說沒毒嗎?」Dick朝電話大吼。

「他們說那間辦公室當時確認只有那個女助理有能力進去,所以...」Bill繼去年上次取消委託,又再次為警方傳了壞消息回去。

「這點我們不是也確認過了嗎?她有手汗!在她辦公桌上固定住的鍵盤已經沾了不少!我和洛爾化驗還確認是在案發當時留下的!證明她一直都在辦公啊!Dick不耐的說出早就確認好的事實!

「然後那杯咖啡他們又改說有毒~Bill說著,Dick在通訊器的另一頭已經快被氣炸了。

「把電話拿給警方!我要跟他....不!不用了!不用了你可以先回來了!掰!Dick原本要臭罵警察一頓。當然這種情況這多年來有偶有發生,警方凸槌或搞錯導致一些案情拖慢或更難處理!有時候是Jano要Dick裝生氣去罵,塑造"對外Jano"的正義感和參予度!但有時候是Dick真的氣不過去罵。

但現下在這情況,
Jano直接阻止Dick不要去跟警方罵,可以說是不比先前的那些情況了。

「為啥要阻止我跟警察說?他們要這樣搞破案了耶!Dick還是在生氣狀態中。

「目前情況不樂觀,先不要打草驚蛇!已經確定是組織幹的!現在只要知道他們葫蘆裡賣甚麼藥....Jano冷靜的分析,忽然他想到了一件事。

「啟潢可能不安全了.....先叫他們趕快回來!
=========================
冷血的兩位殺手,實驗體1號和王白振,陰森而肅殺的氣息襲向原本就冰冷而屍氣濃烈的驗屍所,連大門都還沒進的王白振先不說,實驗體1號已經快要走到啟潢和那其所待的該間驗屍室。

「霍緹報告指定,殺了接近總經理體的人~應該就是這間沒錯...」從出生就矇住的眼睛無法確認屍體,只能用步伐和房間的次序來確認是不是經理屍體的同一間。

「第八間!沒有錯!」實驗體快步的走進,然後一摸,鐵架床上的白布是隆起來的,證明屍體目前還在,因為可能接近的聲音和氣息,1號也都沒感覺到了。

「剛剛那個紅葉脫了我不少時間,所以之前這裡有沒有人動過我不敢講,但現在是確定這裡除了屍體沒有別人了。」剛心裡想完,1號強烈敏銳的其他四感,就感覺到所內的入口處前門,傳出了開門聲!

「想逃走!1號心想。準備要離開這間驗屍間,趕到入口門附近追殺漏網之魚的時候,鐵架床上的白布裹著的屍體動起來了!

一個飛身翻滾,一記踢腿掃向1號,1號背對著攻擊閃得剛剛好。

那白布下的東西,原本1號認為應該是屍體。但他查覺到沒要驗的屍體怎麼擺這裡?不應該是在他所屬的櫃子裡嗎?後來他強力的嗅覺一聞,他選擇不拆穿,先不要打草驚蛇。

果然他一要去辦正事那"東西"就跑起來阻礙了.....。

原來剛剛紅葉是假裝被1號擊昏的!之後無聲無息的繞路先一步去警告了驗屍室的啟潢和娜琪,要他們收拾好後趕緊逃離,然後紅葉再躺著偽裝屍體。    

「你今天也煩夠了吧!紅葉。」面對眼前這個糾纏不休的女人,1號很想直接殺掉。

「你以為我很願意?這大衣是新買的耶~還要我躺在那個噁心的床上~」紅葉又頑皮的說,接著立刻一記指縫夾滿長針的拳頭輝揮向1號!

1號當然輕鬆閃開,但他沒料到紅葉此時的指縫間的針已經全部不見,原來都隨著揮拳施力扔了出去,而紮到了1號彎下的脖子和附近的下巴。

「一次給你多一點吧~啊!」被針扎的1號不等紅葉說完一記膝蓋重擊,紅葉稍稍下跪。

「跟剛剛走廊一樣?針對他沒用?」紅葉慌了,但她想維持忙而不慌。她維持重心,擋掉了兩下近身直拳,1號知道拼力氣這女人拼不過長期訓練的自己,準備兩手一握往她的頭部方向槌過去時,紅葉一個低重心的側翻勉強躲開!

心想重整架式迎敵,卻連翻逃都沒成功,被觀察力銳利的1號半轉身一下側踢給踢到最靠近的牆邊,1號手持兩把小刀刀鋒,一次射出後,雙刀剛好分別命中在,紅葉頭顱的左右附近的牆上,也鉤到了一點她的紅色髮絲。

紅葉想逃,但她驚覺這兩把刀的刀柄上都布滿著她自己的針!每個針頭都離自己脖子和臉不到1公分!

「原來是用這些刀。」紅葉知道他的針為何對1號都沒效了。1號的這兩把小刀,刀柄由軟質橡膠做的,形狀偏扁平,外觀和大小都可以貼黏在人的脖子和下巴附近,而紅葉當時的針就是扎到了這兩把小刀的刀柄,成為1號的護盾

「遊戲結束了,煩人的女人。1號再次智取紅葉,當然紅葉裝做一臉擔憂又害怕。

「你這個殺人機器!你殺了多少人啊!」紅葉說,想到了當年(偽)許立諾的家庭慘案,也是由眼前這位黑衣的孩子幹的,更不用說他後來一路長大為組織又殺了多少人。

1號漸漸逼近,但他想到情形不對,這女人在拖他時間,得先去處理掉竄逃的老鼠才行。

雖然你是殺手~但你其實才是真正的死人!人沒有感情,就跟死了沒兩樣!紅葉大聲講道,準備離開這驗屍室、趕去所內入口的1號聽了止住了步伐。

1號愣了愣後,決定繼續趕路,留下開始擔心娜琪和啟潢的紅葉。

===========================
「快點啦!紅葉妹妹要我們不要回頭快跑走!」娜琪拉著啟潢的手,兩個人三步併兩步的飛奔向警衛站崗的正門,當然警衛早就被紅葉紮針而睡著。

「可是我...工具...」啟潢雖然在趕路,但手被握著感覺很甜蜜。
「紅葉妹妹會幫我們收好啦!結果和異狀報告有帶上就好!」娜琪繼續跑,放開啟潢的手,示意接下來是他原本近來的路、她不用繼續帶路了。啟潢有點失落的跟著娜琪繼續跑。

「專心點啊!現在不能抓到!不然就慘了!」娜琪說。
「那前來的傢伙是警察嗎?」啟潢一邊跑一邊問。

「不清楚,紅葉剛也說了是刺客~對了!你剛剛看到紅葉覺得怎麼樣?有沒有漂亮?」娜琪問。
「沒時間想那個了啦?她也還在裡面耶!~她會不會被那刺客...?」

「別亂說話啦!我相信她會沒事的!」娜琪跑到一半轉過頭說。
「我們也會沒事的!」娜琪燦爛的一笑,又讓啟潢身體湧起一股暖流。

兩個人終於帶著算有結果的化驗報告離開了,完成這次潛入驗屍,但關於娜琪對自己的關係挽回,啟潢認為目前還不算完全的"任務成功"。

「娜琪...我...」
「好了大門到了!你車停哪?」跑步的喘氣讓啟潢的話無法順利傳達,被娜琪自然的蓋掉了。

 「那個轉角!」啟潢決定繼續逃跑,帶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先專心完成逃跑。有甚麼事想說,等會兒在車上還是能說啊!

電子鎖解開,兩個人分從左右入車座,然後啟潢急忙發車,大轉方向盤從路邊駛進路中央。


「看來我們真的沒事~哈哈!」車上兩人喘了喘之後,娜琪打破了沉默。邊說邊笑著,娜琪的笑容還是一樣的燦爛甜美。

「應該是他們~算了~反正誤殺也沒差..他們只說過不要Miss而已」一個冷冷聲音,自言自語的確認,在街角做了他的習慣動作。

「娜琪...」啟潢邊開車邊諾諾的說。
「嗯?怎麼了?」娜琪好奇的問。
「我們可不可以回到從前.....   

咻~啪! 

子彈穿過了汽車椅的靠枕部位,稍微被偏離....
但還是命中了娜琪的脖子.....


站在街角的劊子手...是王白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