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娜琪

=================================
「你說甚麼!?你麼派的動實驗體1號?還有你派他幹嘛?」里夫有點生氣了,因為他要找實驗體1號指派任務找不到人。

「這是有目的的!因為今天第一驗屍處人比較少...所以...」剎克解釋到一半。

「你怎麼還在擔心那裏的事啊!在剛剛,那位經理的警方報告寄來~已證明我們實驗大成功啦!AEX配上咖發因可以觸發心血管功能急速毀壞!且之後AEX會在體內自動分解無法察覺!你怎麼講都講不聽啊!」里夫用捷報壓住剎克的擔憂。

「但不可能了無痕跡,其他警方的人難保不會再次靠近複驗,所以...」剎克說。

「我告訴你!擔心其他警力懷疑,就立刻把這案子直接偵破就好,隨便抓個人揹黑鍋後立刻結案!這些一樣就交給我安插的內鬼哈哈哈!!!」里夫斬釘截鐵。

「那我把實驗體1號叫回來吧~」剎克說,另一隻手上的手機顯示著,自己仿造的"霍緹報告書"。

「不必!派了就派了!還有聽說你在懷疑紅葉~我告訴你!你誰都可以就是不准對王白振和紅葉出手!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別忘了你老姐還在我們手上!聽懂沒?」沒等剎克回答,里夫警告完立刻掛電話。

剎克一派自信的表情,聽到他姊姊時又再度被愁容代替。但他很快的恢復了心情,拿起了放在茶几的一份驗屍所的新入職個人資料,剎克秘密弄來的資料,報告上照片中,是一名紅髮的女人。

===============================
看來應該是紅葉沒錯~」Jano一面說著,一面試著不靠賴床哥,單靠自己能不能查到"國家機密實驗"的更多考古資料。

是嗎?是你說的那個,小時候你在學校家長會見到的那位小女孩?她會不會亂掉我們的行動啊?」Dick有點擔心。

希望是不會。Jano說著,想起了小時候在校門口跟她的邂逅,還有在育幼院遇到她的情景。當然這一切有沒有設計過也令Jano極度懷疑!

「Bill又出去警局那了。不如這次派洛爾去幫啟潢吧~防止有甚麼萬一。Dick 提議 確認Jano點頭後,Dick立刻開始撥起加密電話聯絡洛爾。

「到那裏嗎?好!一個裡著精短髮型的高瘦男子,一張撲克臉和毫無表情的回應後,接下了Dick的指派。
=============================== 
啟潢轉頭....。

「娜琪!?哈哈哈!真的好久...」啟潢跟久違的前任見面正想高興的大打招呼....
「噓~~會被發現啦!」一個燙長捲髮、穿著黑衣的女子,氣音說著。

「你幹嘛拿刀啊?啟潢瞥見娜琪手上的刀,困惑的問。
「我們公司的紅葉要我這樣的啊!她這樣可以防身已備不時之需!」娜琪淘氣的說。 

「呵呵~原來。現在怎麼走?我只請警衛帶我到這裡!」啟潢也改用氣音說。

「來!走這裡!」娜琪把啟潢拉過去一個轉角,手臂被她拉著啟潢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但很快她就放開了要啟潢自己走~。

「現在開始跟緊一點!」娜琪氣音警告後開始左迂右迴的在走廊快步,一路上,經過了兩三位正在地上夢周公的職員。

「這些是誰幹的!?該不會是?」啟潢的腳步嚇到有些放慢....。

安啦!那是我們公司新請來的小妹女助理做的!對化工、硬體、軟體等等~幾乎科學全才!長得又漂亮!啟潢我可以介紹你認識喔~~好了快點阿~我們還要執行檢驗!」娜琪說著,接著又轉頭回去催著啟潢快點趕路,啟潢聽到"介紹你認識"有點難過,難過他當初沒好好珍惜娜琪。

「那個~我是問說~他們不會都已經...」啟潢怕怕的問。
「睡著啦!那是我跟那小妹合力調出來的藥!然後那小妹會想辦法讓他們服下(她不知道紅葉其實是用針紮的方式)~」娜琪用氣音說著,兩人還是在趕路,終於!

一格一格冰冷的封櫃,滿室凌亂的設備器具,目的地的驗屍室已經抵達。


白布裹著的屍體,是一句具有經過處理、卻趨於腐爛的男性成人屍體。

電腦和其餘設備插好電,刀具針頭準備好。

開始了!要按照正常順序嗎?」娜琪問道。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是做這行的~
」說完啟潢對娜琪使了個眼色。
「因為正常程序要比較慢,我們不是在趕時間嗎?」娜琪側著頭說,啟潢看到這一幕有點呆掉了。
「快點啦!沒時間耍呆了!」娜琪嬌弱的聲音硬裝兇狠,啟潢感覺....
「好啦~不用!先確認屍體身分然後盡快處理吧!」啟潢說著,忽然瞄到死者的手臂有疑似針筒注射的痕跡....。
===============================
驗屍室另一側的走廊。

「真會選日子!今天這裡剛好都沒甚麼人呢!」實驗體1號的沉厚聲音從面罩下發出。

「你也不差!猜的到我要來~」紅葉的聲音帶了點細緻而堅定感覺。

雖然知道不是自己猜的,是霍緹的報告書料到的(其實是剎克假冒),但實驗體1號悶不吭聲。他從小就被教育:他人沒問的事不要自行說出,正所謂言多必失。

實驗體1號又射了一記飛刀,紅葉再次捲起紅大衣防住,1號利用那剎那飛身跳到大衣掩蓋掉的紅葉的視線死角,朝紅葉一記飛踢,紅葉抬腳擋住,又用雙手把實驗體強力的拳頭打掉,但
1號一個飛快轉身一個迴旋踢,紅葉沒來的及防就正面挨了下去倒退多步!

1號完全不給她休息的機會,一個翻滾過去拉近距離,接著一起身恢復平衡就是一記小刀橫劃,紅葉坐著用踢腳成功擋掉,卻被1號抓住那完美比例的細腿。

「沒摸過女生的腿嗎?很漂亮吧?我猜你一定不忍心對它...」紅葉還沒說完,1號便拿起刀準備往腿刺下,快要刺到的時候,他才察覺到自己已經挨針,開始急速的頭暈目眩,不久便不支倒地了~。

「我的攻擊是近乎安靜無聲的~不用眼睛的你光聽也是很難察覺的!哈哈~」紅葉淘氣的笑了笑 
,起身順了順自己的紅色長髮,留下倒地睡著的
1號準備走人。

一記頸部的手刀,雖然隔著一道秀麗紅髮,這下手卻依然成功擊昏紅葉!

「你太看我的聽覺。對我們不能使用眼睛的人而言,聽覺就是我們的視覺!」已緩緩接近再給予重擊成功的1號,冷冷的說。對現在的情況而言,夜長夢多,在硬碰硬下去又不曉得這女人又要用甚麼手段,用最快速的暗算才是省力做法。

看著眼前紅衣紅髮的女人大意被自己擊倒,正在考慮要不要殺掉,1號沉静的考慮的一下,(剎克偽裝的)霍緹沒有叫他殺掉紅葉,無需多此一舉, 1號決定轉身離去處理現在"最該做的"。
============================
「這裡也無異常!欸!你像個男人好不好!快看啦!」娜琪一邊熟練的在屍體上動刀一邊說著。

「我...我不敢啦!啊~話說我們都把他剖成這樣了~不知道之後會不會被發現~」用手臂遮著視線的啟潢,擋住自己不要看到從來沒看過的人體腐朽內臟,但他瞄了一眼後差點吐出來~

「哪那麼誇張啊!?他有的你我都有耶!還有剖成這樣應該是不會再有人發現了!這經理的案子已經結了一段時間了啊~紅葉剛剛查到的!

「什麼?妳說甚麼?結案了?」啟潢放下檢驗器具愣住。

「對啊!今天早上的新聞,然後我們單位的相關化驗資料都已經弄好可以開始開庭了!
「偵辦結果,好像是一個他的女性助理因為情殺而下藥毒死他!用那杯咖啡!」手還是不忘了做動作,鑑驗和觀察依舊繼續著,但一邊做一邊說的娜琪,說出了啟潢難以置信的判決結果。

「不...不可能啊!那咖啡不是證實也無毒了?然後Jano明明就說那總經理Gay啊!」啟潢傻在那裏。

Jano?那個銀髮偵探嗎?他超帥的!至於那個總經理Gay嗎?Jano甚麼時候說的啊?娜琪說著說著,檢驗的部位也慢慢上移到頸部。

「案發不久就注意到了~因為總經理從沒交過異性朋友、更沒有女朋友,且個人電腦裡還一堆偷拍的男性照片(賴床哥駭入證實)。啟潢呆呆的陳述,看著眼前正在忙的前女友的身姿而有點呆掉了。

「好像是真的耶!但警方只說那些只是其他老闆或投資人的照片啊!莫非都是從偷拍角度?那個Jano也太聰明了啦!咦?你幹嘛啦?」娜琪發現啟潢已經不動手,呆呆望著自己許久。

娜琪...」啟潢慎重的說,對著這位他在大學認識的第一個戀情慎重的說。

「幹嘛啦?娜琪小聲的回,也回應了啟潢的眼神。

「如果我們再一次從來...
這裡的眼部組織我覺得有一點點奇怪的排列!拿去檢驗啦! 娜琪害羞的別過頭,遞工具給啟潢。

「娜琪...為什麼...啟潢一臉不解而帶點失望,娜琪甚麼話也沒說的看著另一側。

啟潢回過神,接過工具,開始取一小部分進行化學測驗...

「這...這是...」啟潢看了眼部
組織的顯微鏡影像,有一點一頭霧水,外加不可思議。


此時,天色漸漸暗下,走廊也慢慢隨之昏暗了。

而沿著昏暗走廊慢慢逼近了一個人影,正朝著娜琪和啟潢所在的驗屍室逼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