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房東

「今天這樣的應對資料沒問題吧?你有確定前幾次他跟你的關係?」剎克問向一旁在背稿子的一個壯漢,原來是之前的幹員A,現在轉到了C組。

「呵!為啥我一個資深殺殺手要聽你的聽那麼久?呵呵...不同組就算了~你也才來這裡不到...」 幹員A抱怨。

「這是老大的命令。今天是最後一次了!有成功你就解脫了!」剎克無所謂的說,接著拿幾飛鏢一隻射出,命中50分。

「呵呵~快點解脫吧!比起去那邊跟Gay聊天~我寧願作殺人任務....!」 幹員A說完記續埋頭苦背這份剎克寫的應答稿子。  

兩個小時後,幹員A帶著毫不起眼的醫藥箱,坐在休旅車內,而駕駛的是幹員B

「既然這次目標是同志,怎派你不派阿薛?他"英雄無用武之地"啊~!嘻嘻嘻嘻」幹員B諷笑到 


「那個新來的就說啥阿薛會動真情,不行啊~還說啥同志有分甚麼"0"跟"1"~阿薛跟經理都是"0"所以不合~」幹員A越說越想閃人...

「嘻嘻嘻嘻!所以你算1?嘻嘻嘻嘻!啊啊~來了來了~你馬子來了!」 幹員B用後照鏡看到。

一個大男人穿著緊身上衣和束褲,發現休旅車的所在地興奮的奔來!幹員A一臉親切的幫他開車門,上車後兩人很開心的歡談,開場的一切都相當自然美好~兩人已經是算相當熟的...呃...朋友好了...。

「哈哈哈!那集真的很精彩耶~尤其超人那集的肌肉角度超棒!」大男人說。

「呵呵呵!張總經理看得好仔細喔~是14:32那幕嘛!我都還把它擷取成圖耶!」幹員A一臉裝笑的說。

「對了?雷射眼之藥有帶來嗎?」總經理問。

「當然~好東西要跟阿娜答分享啊!」 幹員A說著說著自己快吐了...接著拿出已準備好的AEX。

「死相啦~哇!好藍的藥水喔~用喝的?」總經理又問。死相已經不知道是哪個朝代的話了。

「用注射的喔~來我幫你~」幹員A甜蜜的說著,拿起針筒。

「你要注射人家喔~真討厭...」總經理。    


AEX成功從手臂打入。

「這樣我就有雷射眼了嗎?」 總經理問。

「對啊!超強的喔!過24小時候生效!對了~我們之間的事!都是我們的小秘密不能讓別人知道喔~」幹員A說。

「不可能啦!我怎麼可能嘛~討厭~!」 


兩個人又交心了一番,兩位幹員就目送著總經理離開後,開車走人。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超人是哪招?還真以為打了就有雷射眼~?」 幹員B快給笑死。

「不管怎樣~這種鬼認誤我死也不幹!」幹員A不爽道。


到了隔天

新懷農院的分公司內一早


總經理一如往常的延著走進自己辦公室的路上一路罵員工!相當有男子氣概和職位魄力!

進到了自己辦公室,關門,門有自動反鎖系統,不希望他人打擾,有重要事再用鑰匙開門來找他。

先愜意的看看風景,再開始擦自己幾乎沒髒汙的桌面,掃著幾乎沒灰塵的地板,然後泡了杯咖啡開始慢慢喝.....。



萬萬沒想到,這杯咖啡,是他人生最後一杯咖啡.....。

~~~~~~~~~~~~~~~~~~~~~ 
=============================
「那個...你要賴床哥查的,他剛剛傳過來了...Jano你要不要看一下?」Z咖,一個郵差小弟,在立馬可咖啡廳通話。

「喔!先等一下,Bill傳來的現場報告我還要先分析一下...先謝過了!Z咖。」Jano,一個髮色偏褐微捲的偵探,坐在黑色的厚背椅,手上的毫無設計感可言的黑色特製手握式通訊器材,是他四五年前就開始使用的手機,也是唯一加必須長期依靠來跟外界聯絡的用具。

Z咖關掉了他覺得奇怪又難上手的通訊軟體,開了期待已久的臉書開以一一回覆塗鴉牆上眼花撩亂的新訊息。

「那傢伙當上大偵探開始就變忙了啊~想當初大家還常聚一起High呢~雖然幾乎都是在做老人活動啦(下西洋棋)~還真懷念被他電到脫褲子(註:是真的脫了)的日子哩~」Z咖一面打字一面回憶著當初透過啟潢認識到Jano後的少年相處,真的是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啊!

對啦去看小真的動態!不過才想沒兩下,很快的又想到自己正在追的那個女孩的臉書動態....。

「狀況怎麼樣?是一般的密室暴斃嘛?」Dick,一個銀髮的混血兒青少年坐在同一個房間的角落,邊看報紙邊問道。

「感覺不是,有可能有人下毒,這總經理平時就...也不是說風評不好...是太嚴苛!」Jano  


「還是派Bill到現場OK嗎?要不要也派洛爾?他警官學校的....Dick擔心起Bill的蒐證水平。

「人家洛爾目標是一位搖滾樂手呢~別太常打擾他練團~且
Bill這一年來進步的相當快!沒問題的!Jano有信心的回。
「這下難搞了....Jano突然說。 

「怎麼?Dick問。

「現場沒有其他人有經理門的鑰匙,只有一為替經理保管手機的女助理有。Jano說。

「那他不就嫌疑很大?Dick說。

「警察估計會準備找她談好一陣子了!但說回來女助理天生有手汗,Bill檢驗了女助理在固定住的鍵盤上的手汗和指紋確定是在案發當時留下的。Jano說。

「他的鑑識能力能信嘛?Dick說。

「他也苦練已久了~加上主管實驗室的啟煌的指導,雖然還不算到家,但我想這點應該可以相信。等等叫賴床哥駭入經理的個人電腦,並叫Z咖調查一下經理的人際關係。Jano開始分配工作。

「對了!說到賴床哥~他剛剛傳給你甚麼?Dick問。   
============================= 
叢林間,風聲鶴唳 草木皆兵

現在每一片落葉都是你的敵人~只要你掉一片沒射中的,我就放一隻惡狗!」霍緹說。
到籃子裡的球砸完為止! 

說畢,霍緹拿起旁邊塑膠籃子裡的一個硬皮球,猛力朝一棵樹砸過去!樹根撞擊,枝頭搖晃,葉片也跟著脫落幾枚。

白振開始調整焦距,不是調整瞄準器的焦距,而是自己眼睛的焦距
裸眼不可瞄準的飄動葉片,隨著焦點慢慢擴大,餘光掃過的景物慢慢從旁穿梭,漸漸的...

每一片葉子的葉脈有幾條都看得一清二楚。

舉起槍,隨著眼睛快速掃射,葉子有如殘害自己家人的仇人一般,毫不留情的紛紛中彈!視線不停的在放大的狀態下輪轉,槍口不停的跟著視線游移,調整,定住,發射,調整,定住,按板機,調整,定住,貫穿葉片。很快的,所有葉片都帶著彈痕躺在地上。

霍緹挑了一顆更茂盛的樹木二話不說又砸了一顆,白振再次調整視角,但他發現,一片模糊!

原來放大的目標要先用裸眼盯住才能慢慢放大,不能已放大的狀態直接轉向過去看!

他趕緊縮回正常視焦,然後看好那顆樹後放大目標,看清所有飄落的葉片後,他開始一發一發的補上子彈,幾片差點完好落下的葉片讓他心急了一陣,不過他很快速的追上並鎖定一發,給險些落地的葉子按上彈記。

接著開始慢慢的往上阻止葉片的飄落,他對鄰很近在一起的葉子急發子彈,子彈強近的衝風吹散了密在一起的樹葉群,然後再快速的微微移動手臂方向,行雲流水間,槍管如被樹葉的磁力吸引一般,發發都剛好對準每片飛散樹葉的準心並給予彈擊!

但此時,狗籠放了兩隻狗。

「甚麼?」白振驚訝,他剛剛最後還用眼睛大致確認了每片幾乎都中鏢了啊。

此時的霍緹從剛剛那顆樹的正後面走出來...原來!
在樹幹後面落下的葉片,白振看不到!

眼前的狗就如殺他爸的尾骨一般,目露凶光,凶神惡煞

「你很兇嗎?那我要比你更凶!你這畜生!」白振得怒火隨著這兩條狗越跑越近也越來越被激起,他調整焦距,開槍先幹掉一隻狗,之後他跳過成功逼近的另一隻狗,凌空開槍做掉牠!

此時霍緹的硬皮球又扔出了兩顆

白振選中的明顯較為濃密的的樹木落葉,開始一一射擊葉片,一槍一片,一聲一葉,一發一張,一彈一落,像一個百分之百命中率的機關砲一樣,彈無須發!橫掃綠靶!那些葉子,濃密而隨風翻動的葉子,就像是隨著他的命運而在一旁鼓譟的他以前同學,欺侮他,霸凌他,嘲諷他和他爸,他無法原諒,對他而言,那些人比這些葉子還要可惡,也還要好解決。

「看來他已經掌握了要算風向和預測飄動了!呵呵...神槍手的基本原則啊!預測對手下一步!」霍緹冷笑道。但他也毫不留情的算完了另一顆白振沒處理的樹有幾片落葉,並按下電子所開起牢籠。

雖然葉片看起來偏少,但狗看起來很多,畢竟體積和戰力就有明顯差別!白振不慌不忙, 眼前如萬狗奔騰他一夫當關,注視著前方調整好焦距,這些狗一臉就像纏食他和他父親相處的死生意人,一臉慾望最大,生肉萬歲。只不過那些生意人,跟食華大飯店前廣場的生意人,都只是把生肉改金錢罷了。

一發一個腦門!再一發一個脖子!再一發轟到身軀!再一發命中眼睛!接著一發擊倒一隻黏其他隻頗近的疾跑黑狗,讓其他狗被稍稍絆到,但由於衝太快又被稍稍絆一下失去了大半重心而紛紛跌倒!

接著繼續連發開槍處理完剩下的,卻難免漏了兩隻來不及而讓他們接近了!白振將長年的怨恨和聚集的憤怒化作恐懼的力量,戰慄的神情隨著威嚇的咆嘯而出,兩隻猛狗竟然稍有退卻了!

他沒有遲疑也沒有思考,射擊兩發葬送掉眼前的狗 ,接著又快速的拉遠了視焦,一槍處理一隻剛被絆倒準備趕過來的剩餘惡犬。 

霍緹看完立刻再拿起三顆球,準備一顆一顆往三個不同方向的樹丟....

但....

磅!磅!磅!

三顆球紛紛中彈而洩氣!


白振的槍管指向霍緹.....而一旁的塑膠籃裡的七顆球都用光了。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