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紅葉

「美國英雄?你要去看超人怎麼在電話亭裡把內褲穿在外面喔?認真推裡啦Jano!!」Bill嘲笑道,說著說著Z開也發出笑聲,洛爾則是保持一貫的撲克臉。

「不該忽視任何大小部分!別忘了連續姦殺案的兇嫌我們怎抓的~還有,Bill,那個驗屍報告我充份懷疑!因為這次委託我們的那位賴警員,跟去年撤銷我們列車案委託的蘇警員交情一直都不錯。我無法信任他們那一掛,我想自行驗屍!你說要"認真",你要不要幫我把屍體...。」Jano想用指派回擊Bill到一半。

「我...我才不要哩!那麼噁心的東西!要拿...洛爾啦!洛爾比較OK啦!!」 Bill連忙推拖。

「可是不是有人很喜歡歧視娘砲嘛?那他現在的行為又是...」Jano頑皮的激將。

「好...好啦!我去就是了啦!」Bill心不甘情不願的接下這任務。

「不。我來!」一個鴨子樣的聲音插進來說。

「是科學怪人嘛?」Z咖聽出來了。

「你OK嘛?啟潢?」Jano問。啟潢也接上他們的自製通訊網了。

「你們就算偷到屍體也沒辦法檢驗個徹底,到頭來還是要轉交給我!既然要這麼麻煩~不如直接由我去拿還省一個步驟~」啟潢說。

「但你有辦法拿到嘛?」洛爾問。

「法醫部有一個我的朋友~他有負責這次的檢驗!我只能說你們運氣很好!我今天稍晚後去跟她講講看想個辦法~」啟潢回。

「不行的話不要勉強~再不然也可以在那裏好好驗完後,給我們資料就好!但前提時你那朋友值得你我相信~因為我深知警界有被滲透的跡象!」Jano警惕道。

「OK的!信任這點我想你不用擔心!驗不驗的到才是問題!」 啟潢自信的笑說。

六人通完話後,啟潢立刻連絡那位女性法醫,同時也是啟潢的前任女友。
=====================================================  
「聽說你小子又成功啦~派那個C組的去有被其他人撞見嗎?」一個灰皮膚的軍裝壯漢,在另一個組織成員的暫居地後陽台閒聊。 

「怎麼可能啊!尾骨。我是叫他約那個總經理出來!不是進他辦公室。且那個總經理很自我,不可能說出去的~」剎克說,一面不經意的瞄著把心,準備射出手上的標。

「做這種誘拐任務,連我這莽漢都知道要派個美女~你怎知道你派個大男人那經理會上勾...」尾骨說到一半。

「呵呵~這就是你們都察絕不出來的地方啦~那經理是Gay~為了不會阻礙他升官和敗壞他形象,他用威嚴的外表裝得一副他很正常~跟同業界的也很少打交道,因為一旦打交道被發現了就會被說出去影響他聲譽~也很少跟其他男人往來怕自己情不自禁~還有就是...」
 「那傢伙是老大挑上的!」剎克說了,射中了60分。同組的尾骨聽了最後一句,疑惑的看了看那青少年。

「別不相信~那經理有偷給老大一塊廢棄農地秘密建造實驗室,但後來喜歡上老大威嚴的氣質而被老大唾棄而取消合作~哈哈哈哈...這也是這次殺他除了保護機密之外的第二原因~」
「過河拆橋、同志感冒,至於第三個殺他的原因就是為了做AEX跟咖啡因的一些小實驗!哈哈哈!」 
剎克說著說著自己也覺得好笑,又拿起一發鏢。

 「我不是在不相信這個!我是在不相信里夫怎麼可能只跟你講!」尾骨有點不平的稍微提高聲量了。

「不是老大跟我講的喔~是我自己猜出來的他只好詳細告訴我!哈哈」剎克洋洋得意。

「你怎知道的!」尾骨逼問。

「因為我厲害!哈哈!」剎克賣起關子,這次射到50分。 

尾骨有點想暴力逼問,後來又止住了


「呵呵...看來你也知道我不只在D組~在整個組織的地位都日益重要!」剎克又拿起標。

「對了我問你!你...」
「你要問那個紅葉吧?因為總組長霍緹的報告書上有關這次任務的推薦人選,上面有寫到她!
剎克插嘴接道,這次想射50卻偏了一點只得25。

「你!你怎知道?」剎克問。 

「你對她有意思!」剎克拿起鏢,說出了句讓尾骨這種猛漢都立正站好的話。 

「因為你們全部不知道那總經理是Gay,才會推薦女生出這任務。還有就是你感覺原本很期待我指派紅葉,因為這樣她會跟我們這組更有互動!」 
然後之前霍緹報告書中的秘密資料,有把你和霍緹,實驗體1號,2號(王白振)等人做藍色標記,這些人都是被老大抓住把柄而半強迫或強迫的加入組織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因。我大膽的猜你是因為情人而被.....」剎克說著說著射出了又一記60分。當然他會知道藍色標記的事,也是因為他要脅研究員A要到了密碼。但話才說到一半.... 

一記強而有力的肉拳!

「看來我猜對了~」抹著嘴腳血漬的剎克又是一臉滿意。

你實在太欠揍了!我今天一定要...」尾骨衝向剎克到一半...另外兩名組員同時趕到架住了他!

「你情人應該很像紅葉~或說跟紅葉有關係~我猜啦...是她媽媽嗎?那個賣檳榔的...」剎克更不留情的做出殘忍的推斷...但恐怖的是他又全部講中了....

「好了!新來的你他媽夠了!!」組員A對剎克嗆,雙手不忘記繼續架住強壯的尾骨。

「哈哈!這麼一個只為了利益的組織也會重視感情啊!好啦好啦~我為了組內的和諧就不繼續猜啦~」剎克一臉奸笑帶嫌惡的走離大陽台。

「馬的!你這個畜生!我今天一定要把你...」尾骨說著說著不停想掙脫!

「冷靜啊~組長!他是老大很看中的...組員B急忙安撫尾骨,當然雙手也不忘了繼續出力擋住衝動的他。

「我管他啊!?他也只不過是個老姐被組織當成玩具的,另一個組織內的玩具罷了!!別忘了你資料也是藍色標記啊!」尾骨直接猛刺剎克痛處,剎克忽然神情低落的止步了。

「對了,在這裡奉勸你們,那紅葉也不是個簡單人物~我認為她是組織的一顆不定時炸彈,不要相信他過剩~」剎克說完,關起陽台門離開,留下激動的另三位組員。

接著他趁大家在外面亂成一團時,四下無人,
=====================================
原本戒備森嚴的第一刑事驗屍室。

一個紅衣紅髮的女人,飛快的快速步行於稀疏的人群間,飄忽不定的步伐,閃爍不輕的身影,猶如鬼魅,又猶如夢幻!

操駛著滿手微型針頭,左手指尖紮入右們警衛的股間,右手指縫戳入
第二個轉角的保全的臂膀,一個迎面而來的法醫,紅葉速度忽然急速放慢,面帶強力電流的微笑觸動了勞累的心,但下一秒卻也被這笑裡藏的針,偷刺進脖子而入眠,然後慢慢把他身體放下,全程音量近乎靜音!

又一個管理職員出現,不過這次是背對的,不疾不徐的瞄準之後,聽到後面的腳步聲逼近,但好險是從另一個彎道走廊發出,要是從原路奔來的話那紅葉的"戰果"就會展現在他眼前。

但另一側走到最後還是會撞見這一切啊!所以紅夜打算先處理掉腳步聲的主人,快速側翻越過轉腳找掩護,冒著背對職員可能會隨時轉頭的風險!但她不慌不忙,等到聲音主人已經逼很近的時候,她快速的彈出右手針頭往聲音方向,只見一為肥胖的男驗屍官被命中額頭!

然後因為是用力量射出而命中的,所以中針的胖哥比其他被微紮的前幾位都來的痛,紅葉立刻快步衝上前,還要保持無腳步聲的箭步,飆到了胖子的身邊用手摀住他嘴巴,再像前幾位一樣慢慢放下他寬敞的身形,但免不了一點摩擦聲響,或應該說忽然停住的腳步聲又接摩擦聲有點驚動到那位職員,故職員轉過頭,卻不料背後突然亮起銀色的寒光....一把刀準備要往職員方向...。

強勁的一跟飛針從職員耳邊飛過,職員只聽到鏘鋃一聲刀子彈開針頭的碰撞聲,然後就失去知覺了。刀子的主人擋掉襲來的暗針後猛力往針飛來的方向扔出手上的刀,很大的一聲"咻"讓空的走廊立刻充滿回音。

一記飛刀紅衣女子拉起大紅外套一捲而消弭了力量,隨後撿起那把小刀一個箭步上前,擋住了眼前這位蒙面殺手的另一把要往睡著職員身上刺下去的刀。

「人家好不容易睡著幹嘛吵他?」紅葉說,她保護的這位職員也成了第五個,驗屍室間走廊的安眠針受害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