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神眼

「但要是你等等傷不到我一根寒毛!你要答應我!加入我們組織!我們會給你最完善的訓練讓你有能力救你家人。」霍緹對著白振慢慢的說,白振也漸漸恢復了理智,他看到眼前這位大塊頭,哪個國的先不管反正這麼不標準的中文一定不是華人....根本美式足球員的身材!要傷到他除非用刀槍亂劃亂發才有機會。

我...勢單力薄
我...極微渺小
我...該怎麼做
我...想我家人

「你不想跟我打也可以,我們會直接走人。但依照你媽的存款你恐怕能正常生活日子也不會太長了,就算你找你阿姨叔叔哪個願意養你的,或去社會機構找認養,一樣只能"苟 ‧ 且 ‧ 偷 ‧ 生",因為你不但沒能力,也沒膽識找回你失去的家人!
「沒能力救的,救不到就算了。但現在給你機會加入我們一起對抗"他們",你都要放棄,那除了證明你不愛你家人,我也不知道那能證明什麼?」霍緹扮起白臉開始勸勉。
 
「快吧!要打還是不打?苟活還是加入?」霍緹說到一個段落,插起腰問道。


 
「我不想跟你打架,也沒那個心情。」白振回。

「那好吧!我給你鬆綁,然後走人....」
「我想直接加入你們組織!」白振神情堅毅的說。   
========================================================
又過一年
社群網顫案剛由Jano偵破不久,又一起列車槍擊案被委託到了他手上。
========================================================
「Jack啊!哈哈!看看你~嘴巴都翹的半邊天啦!你兒子又破案啦!!那個網站的連續殺手被逮啦!」劉警探對電話另一頭的好友調侃。

「呵呵~早就相信他的才能啦!倒是他可能要引起我的注意吧~還在訪談說什麼"家庭的力量是他現在唯一缺乏的",呵呵,從小就叫他不要太招搖他都不聽啊~」一個口氣談吐紳士穩健的聲音說。

「怎麼?你會怕啊?安啦!我們這裡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你家的事!但都是給予更強力的庇護!沒有人會去透漏給你們敵人知道啦!畢竟你兒子真的是我們警界目前不可或缺的重要火力啊!」劉警探用本土親切的口吻一派輕鬆的說。

「我當爸的都不知道我兒子原來這麼好用啊~」穩健的口音半嘲諷的回。

「Jack啊!咱們都萬年老交情了你還說這種話~哈哈!就算他只是個平民百姓,我也會顧好他的安危啦!畢竟我國的警政界你也已經認識不少人物了!不用煩惱啦!」劉警探對這位個性跟兒子一樣充滿譏諷的老友哭笑不得。

「話說你要不要跟他來個隔16年後大重逢啊?相信一定很感人!我看了搞不好會哭啊!」劉警探一副拍馬屁的說。

「把我和兒子現在的狀況拿來賭一匹鐵馬會不會掉淚...我才不幹這種為一顆蘋果走鋼索的事哩!」Dick的父親再次諷刺道,兩位老友在電話中大笑。


「逼--」 
「怎了?不繼續聽完嗎?機會難得耶!」Jano不經意的說,眼睛仍對著一樁密室殺人案的現場證物資料目不轉睛的分析。

「算了!下次再說吧...」Dick默默的說。

「呵呵...下次...你以為機會很多啊~太常搞這種潛入式的捕捉監聽是很容易被反追蹤的!到時候我跟麼跟賴床哥交代?」 Jano又想再次提醒搞不清狀況的Dick。

「還真難得啊...隨著自己越來越成功,開始越來越懂得什麼叫"一視同仁"啦~」Dick還是習慣性的酸了回去。

「要是沒有你口中的那位肥宅~這次的"社群網顫"靈異命案我到現在搞不好都還破不了!且你也別想偷聽你爸閒話家常啦!
「 且"一視同仁",是某個說"人脈就是命脈"的銀髮老弟教我的啊!那個老弟現在還在對他爸爸不打算跟他相見,感到落寞...」Jano"回擊"到一半.....門開了。

「怎了?又在互酸啦?嘿Dick!你帶那個耳機看起來真夠給他娘!哈哈!是又在監聽誰啊?話說你們不要有案沒案都在煩賴床哥,欺負人家好說話行不行啊?」一個金髮碧眼的外國帥哥一進門就中英夾雜的說一大串,彷彿也想學他觀摩已久的Jano執行一番推斷。 

「Bill,現場狀況如何?」Jano翻了翻白眼後立刻問回正經事。
===============================================
兩天前
~~~~~~~~~~~~~~~~~~~~~~~~~
地鐵日復一日、一如往常的人山人海,只要是熱門的市中心附近的站點就是個副榮景。
象徵繁華和趨勢的榮景。

反觀個同樣在此城市內的其他邊緣地域,無論經濟和人口的變化都是隨著離中心越遠,越趨下滑。到了近乎偏僻和只能用觀光拉攏異點小生意的極荒蕪邊緣地帶,已經有點民不聊生的跡象。

但為了像公車線一樣機動普及,現任市長已經推動了「蜘蛛擴張」!讓鐵路慢慢的往邊疆地帶擴散,把人氣和商機慢慢的延伸向!

基於這點,長年荒涼治安又不算太佳的市政頭痛地帶之一:夾多,的地鐵,就在今日,開通了與繁榮的接軌、與人氣的橋梁。

「推動蜘蛛擴張的那個白目市長,昨天在開通大典試乘了啊~怎麼不"安排他去"?」邪的聚合體最深處,組織的基地核心中,霍緹問道。

「你說呢?」里夫說,帶著一點頑劣的口吻。

「難道是因為"他"昨天的訓練課程?我可以調開的啊~」霍緹猜。

「呵呵~那可不行!沒有甚麼事比訓練重要啦!哈哈!」里夫還是很重視基本功。

「那不然?」

「這次計畫不過就是製造騷動!所以只要殺雞儆猴就好!不用直接殺到猴王那!且雖然昨天那完成了的話,他就等於完成了29件訓練~但實戰穩定度還是不夠~萬一直接要他射市長失敗了豈不是大大的打草驚蛇?
「那位市長也快任期滿了~沒必要冒那麼大風險!哈哈!總之祝他今天成功,要直接命中眼球喔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喔~哈哈哈哈!」里夫詳細解釋原因,當然一臉還是脫離不了詭詐的笑。

"逼逼逼逼!列車關門中請勿進出!"正常運作的設備和列車正在各司其值的運轉整個夾多站。

經過昨天的開通大典,夾多站正慢慢的邁向起飛的軌道!

王白振,毫不起眼的乘客,帶著毫不起眼的連衣外帽,同瀏海一起遮住了大半眼部,低垂著頭讓帽緣能擋掉更多的面部,疤痕滿布的憔悴瘦臉,也是一張他怎麼看怎麼反射,自己都再也看不到的毀容瘦臉。

無所謂!自己變得怎麼樣都無所謂,只要僅存的親人能夠...!

藏在外衣夾層口帶的暗殺武器,是一把中長管、組織自家的特製手槍,能配合機動性、穩定性和...他的能力...發揮效能。

暗自熟練的一面窩在月台上方二樓走道扶手旁,衣面在調整槍管在自己外衣裡的發射角度,坐了大調整之後是微調。要暗地慢慢調整,不但調整時不能被其他人來人往的乘客察覺、更不能在發射時被察覺!

喬好之後也偷偷的拉開夾層口帶的特製拉鍊,凶器微微瞄準,雙眼緊釘獵物,"隨便找一個乘客射殺,但一定要中眼睛!"霍緹當時說。

下一班列車到站。

白振開始調整焦距,不是調整瞄準器的焦距,而是自己眼睛的焦距
裸眼不可視的任務目標,隨著焦點慢慢擴大,餘光掃過的景物慢慢從旁穿梭,漸漸的...

一個男性獨行乘客的眼球血絲有幾條都看的一清二楚。

對應著奇特雙眼的能力掃到的倒楣人士,特製槍管確切的鎖定待發。
這班車不只是這線目前的終點站,也是他人生永遠的終點站,更是離救白振母弟又靠近了一站。

板機扣下....。
~~~~~~~~~~~~~~~~~~~~~~~
=============================================
「警長心情才剛好起來~因為社群網顫破案了!沒想到又有這種鳥案子壞了他興致...不過我到場他還是有稱讚我們啦~」Bill開心的說。

「我是問現場狀況~」Jano又翻了翻白眼提醒。

「喔~好啦!你看一下這個驗屍報告,子彈是打中頭部,彈頭上寫著英文字母K~會不會是Kill的意思呢~」Bill遞給Jano一份報告後,說著說著又開始離題。

「你到現場到底是在...你怎麼感覺比那個肥宅還沒用啊~」Dick對眼前這位不可靠的蒐證人員有點生氣了。

「我察到的和警方研究的都寫在這張紙上啊~我當然講一點紙上沒說的啊!」Bill忿忿不平的說,並指著那份報告。

「好了好啦!要吵出去吵!
「死者XXX身體還算OK、沒有特殊病歷,居住方面自己住跟父母失聯,社交圈幾乎是零,這樣簡直縮小了很多啊!
「當天行程無人得知這點確定嗎?有待托Z咖或洛爾去確認看看。還有就是因為我沒到現場,所以我需要屍體、子彈和一些現場擺設的平面圖~」Jano說畢向Bill要。

「啊!我忘了錄像或畫圖萊記錄了!~哈哈~那我大概在腦中重現一下好了~哈哈報歉啊Jano~死者大概是這個姿勢,好像吧~」糊里糊塗的Jano又半調子的漏掉了一環重要線索傳遞,說著說著自己開始演起死者。

「你到底在幹嘛...」Dick兇到一半..。

「好了好了!不用演了~你照你的記憶中畫張圖就好了~話說地鐵內擺設長怎樣啊?」Jano已經受不了的阻止了躺在地上演死者的Bill。

「啊?地鐵長怎樣?Jano你真的是這城市土生土長的嗎?沒坐過地鐵?哈哈!Dick你對外喬裝成Jano的時候要記住這點喔!哈哈!不然就露餡了~」Bill又開始誇張的諷笑。

「沒人說一定要裝成百分之百一樣的Jano吧!且你才剛出包耶~還好意思笑人家認真辦公到沒時間坐地鐵!!」Dick不平的回嗆。

「你們好了啦!話說會這樣足不出戶,一半以上原因也是因為"他們"。」Jano表情又陷入嚴肅,之後開始沉靜的推想。

「所以我才對外扮演Jano啊~放心不會發現啦!」Dick收起刺蝟性格安慰道。

「這次的案件!跟組織有關!」Jano想出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