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絕望

跟老弟常去的便當店,當時都跟老弟一起來買晚餐!儘管對他人而言叫作幫媽媽跑腿很煩,但一路上跟唯一的死黨說說笑笑扯扯鬧鬧根本歡樂!
跟老弟常去的網咖,當時都跟老弟一起去假借買文具的名義去打網咖!雖然沒有一個遊戲練得很高級!但跟老弟胡亂闖關,兩人在遊戲世界裏難兄難弟的何其痛快!?
跟老弟常去的雜貨屋,當時都跟老弟一起去找漫畫和圍棋書籍!找著現在最新的漫畫單行本!以及最重要的研究各種手順和定石的圍棋書,自以為快要神乎其技真夠蠢!
跟老弟常去的租賃店,當時都跟老弟一起去租漫畫和租DVD!不想用買的漫畫就在這租!老弟還會很慷慨的自掏腰包然後兩個人一起看!更不用說DVD是沒錢看電影的兩人唯一選擇!

完全沒去過的老弟就讀國中,當然二話不說就衝到裡面找人了,但是翻遍了3個年級共47個班還有拉哩啦雜各種名義的才藝教室、社辦、辦公室合計快80間!連校長室都硬闖了!但...依然....。

經過學校附近的警局,白振已經精力崩潰了...他不想走進去尋救了...他已經無法在承受更多打擊了....

「白程!白程!」白振再次逼出自己的腎上腺素!不停的喊!不停的跑!經過一個轉角就對裡面大喊!使勁的喊!用力的喊!蠻勁的喊!猛力的喊!

「白程~王白程~程程~圓Q程~拜託你回答我啊...白程!!!」各種稱呼都用上了,他現在只盼聽到一聲回應「白程...拜託你回答我啊...白程...」越來越沒力氣...體力已經快完全炸乾了...喉嚨也啞了....腳也痠到快沒知覺了...每一口大力的呼吸都清楚嚐到鮮血的鐵質味,比學校測耐力跑還要累...但再怎麼累...再怎麼喘...再怎麼痠...只要白程能回應,只要弟弟能回來...

那一個!就是那一位!正準備要上學的國中新生,短短的頭髮,圓圓的頭,圓圓的大眼睛!

「白程!白程,哥找你好久了,快跟哥哥回家吧!白程」王白振不分青紅皂白的衝上前相認,但猛然靠近一瞧「你是誰啊!不要亂碰我們家中中好嗎?」一個媽媽護著自己的小朋友,把白振硬生生推開。

「對不起...」倒個歉,仔細看了看原來不是,「白程長的比你可愛十百倍~」心裡一想,趕快繼續找人不多留。「白程!白程!你到底在哪裡!回家吧!白程~!」

沿路上,人來人往都用怪異和不屑的眼神稍微看過來"關心"一下這位急得像瘋子的尋人青少年,沒有人想要了解,更沒有人想要幫忙,彷彿王白振現在在殭屍電影裡奔命找人一樣,路過的都是沒血沒肉沒感情的偽人類一般。

「白程啊!媽媽妳為什麼...喝..喝..喝..喝..」白振一路半跑半拖行的來到了河堤公園的河岸邊大口大口的喘,他累得跪下身子,淚得不成人樣,但他看了看河中的倒影,他看不到現在自己的失魂落魄樣...。

最早是自己的雙胞胎哥哥夭折,再來是自己最親愛的父親遭槍殺,然後一路先被漠視再挑釁再霸凌再盯上,好不容易漸漸和緩了又有家庭經濟問題、和長年健康問題要處理,最後...僅存的家人...一路伴自己的媽媽...最要好的弟弟...還是被...老天爺連這僅存的都不放過...

「程程...回來啊...媽媽...回來啊...」王白振仰天長喚,但已經聲嘶力竭。

無神的再仰首,嘴巴張大.....
「啊!!!!!!!!!!!!!!!!!!!!!!!!!!!!!!!!!!!!!!!!!!!!!」
.
.
.
壓倒白振的最後一片落葉....在此落下....。
========================================================
「您有一封好有申請!」用著時下最流行的社群網站,年輕人正無了賴的看著又一封前來搭訕的廉價新友誼。

反正這種時代,朋友就是隨便交來打發時間用的,越多越好啊!

當然按下了"接受"選項不用說,無所謂的繼續瀏覽,不過她萬萬沒想到,這是她人生中加的最後一個好友...。

幾天後,她被發現在回家的路上喉嚨割傷死亡,右眼也用同一把刀畫上了X的符號。

現場鑑識和入房搜索並駕進行著,因為警方先前受到一位從辦真徵信和尋人起家的小偵探的指點迷津,得知了這一切殺機,跟可疑的社群網站匿名好友"Xblind"有所關聯,也推斷出現在這位女性受害者跟前幾位有些類似死法。

於是死者的個人網路上的社群資料這點,警方完全以第一時間驗證的規格來重視!!到死者閨房的個人電腦裡,翻閱完社群網站的加友資料後,刑警報告給了這次負責的廖姓警探。

「跟上次那起連環姦殺案一樣,兇手應該也是亂挑目標的,但這次是用好友申請!應該是這樣沒錯。」廖警長在旁一邊指揮現場鑑識一邊說著推斷,說著那位小偵探在第3起發生時就已經說過的推斷,還一副洋洋得意的滿意表情點著頭。而那次連環姦殺案,也是讓那位小偵探,在國內發跡的幾起建功的疑難懸案之一。

「好友欄果然也有Xblind!!看來沒錯...是第五起了。」接過了入死者房間查詢的刑警的電話,廖警長掛下話後忽然又變的一臉愁容,畢竟現在的狀況一公布出去,還是會影響到該社群網站在國內推廣和對本國的印象,對形象甚為重視的他真的自認倒楣接到這起案子。

「這是該說開記者會公布還是不該呢~不開來說清楚的話,死者家屬對警方的印象...;開的話,這個社群網站對這國家的印象和尷尬度...」一面想著一面處理一些現場蒐證的化驗器具,忽然電話響了一陣。

「喂?你是誰啊?」聽到打來的詭異亂碼和加密的訊號源,廖警長滿不高興的在正在辦案時,或應該說正在為名譽受損考量的時候,有電話打過來。且接通後還是一腔已經混和過的機械音在跟他說話。

「這次的案件,我們已經推定了兇手的殺人模式殺人範圍了~~~」機械音聲音雖然冰冷,但卻報告了衝擊性的大躍進展開!!

「你說甚麼?還有!你是誰啊!怎麼會弄到我的私人電話!」廖警長對這位故裝神秘的偵探越來越感冒。

「雖然上次第三起和第四起的案件我們有交涉過,不過對彼此還是不熟。我在正式的自我介紹一次好了
「畢竟要完成一次案件或任務,都要所有人互相信任、齊心配合才有可能!!這點我充分肯定!!我名叫Jano!是個私家偵探!」機械音飛快的說著。

「我管你怎麼肯定!?這次案件我不接了啦!這麼恐怖的事情!我警察生涯還要顧好啊!還有,你上幾次就已經說過了你叫Jano啦!我剛剛問的是真名啦!」廖警長氣急交加,已經有點想脫離此案的偵辦。

「這點抱歉,真實姓名在下無可奉告,我對客戶也是這樣子,因為一些個人因素呵呵!至於閣下想脫身請變!非常贊同!無法互相信任、專心於任務的搭擋,只會拖垮破案機率和偵案進度。再見!」Jano說完便掛斷。

「馬的你說甚麼!」廖警長正要罵回去,這隻船過水無痕的電話便掛斷,想回撥去臭罵都無法的廖警長氣的大力揮了空氣一拳。

「這通電話是弄跑他用的吧?真是壞人~。」Dick說,在一間大小適中的公寓辦公室的主辦公桌說著,樸素檢傑而明亮乾淨的裝潢,Dick似乎已經習慣了不再像過去一樣浮誇的風格。

「怎麼?會良心不安啊~安啦!他個性是豪爽型的,氣一下就消了啦!且跟他一起辦這種的他容易躡手躡腳的,成功率真的低啊!」Jano安心的說,坐在角落的會客沙發。

「下一部真的要這樣嗎?用Bill照片...」Dick說。

「辦一個那大網站的帳號~該放線釣魚了!」Jano,眼神閃爍自信。

=======================================================
「我該何去何從...」白振說,一個人孤苦伶仃的說,他已經快7天日夜顛倒,吃不好、睡不飽、哭不完、看不到。他根本了無食慾,想買三餐也近乎兩袖清風。他已經涕盡淚絕,想睡也夜夜輾轉難眠。

整個房間,整個家就如二戰過後一樣,完全變成一個他極度陌生的世界,他一輩子都沒料到他會有現在著個田地,一切皆成空的覺望田地。他其實已經有資格進精神療養院了,但他一想到媽媽信中的"他們"、一想到殺害父親的黑衣男人...

來到了陽台,他慢慢的走到了邊緣,每一步都象徵著每一段悲慘的際遇,每一腳都踏過了每一個失去的片刻,一片片落葉飄下,迎風搖曳的落下,彷彿在為他頌歌,彷彿在為他奏驪歌。

爸爸...還有素未謀面的孿生哥哥...我去那個"世界"找你們了...弟弟和媽媽可能很快就來了...我們一家人終於可以再次團聚了....

灼熱但不烈、刺麻但不疼,兩顆眼珠的劇烈反應,把白振多年來的眼睛疼痛毛病硬是轉換了形式。忽然!眼前的視野忽然變得極度深遠!彷彿穿越了時空隔閡,翻過了規則的藩籬....一切的一切切及時止住了白振準備往下跳的步伐。


「看來是有反應了...」陽台處的廣角針孔的監視者,在遠處的監控房間,趕緊對現在正守在白振家門外的男子的耳麥傳達指令。

男子接獲指示用鑰匙快速的開門進去。

「你叫王白振吧?你想要找回你弟弟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