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反將

 
「真的假的?很神秘啊!都沒其他人知道耶~Dick在聽到"地下非法拍賣"時就已經一臉驚訝貌。

「如果說夾多是荒地,那塊競標的土地就是"荒地中的精華",就像"母豬中的貂蟬",地質和格局都很不錯!且頗隱蔽!其實"隱蔽"對一般企業來說不算是太好...但對那個組織而言....


「那組織也要競標那塊地?他們用什麼名義參加」Dick急忙的問。

「先聽我說完,那個非法拍賣會由於怕其他單位誤闖,會先列好參與公司的名單加以對照。我委託仲灰後,我不但弄到這個消息,還弄到了這份名單!裡面剛好有洛斯營建和克達器材。 

靠!弄到那個機密,我們就等於前進一大步了啊!喔對了!那兩起狙擊槍殺案啊!上周的器材公司和上個月的營建公司!難道都是...? 

「沒錯!組織的競爭對手!由於實力過強可能會壓過組織而標走那塊組織的要地,所以組織就....但其實只對一半!器材公司的槍殺不是為了剷除競標強敵,因為器材公司早在兩個月前就預定好要參加了! 

「洛斯營建在確定加入參加後,一週後也就是上個月就發生那起狙擊槍殺。那組織的大概流程就是:獲知有企業新加入這場遊戲後,一週內確定好對方是否為對手,是的話立刻安排狙擊或其他方式搞掉!Jano一面看著電腦螢幕的表一面推斷。

「所以會放器材公司董事長活兩個月,就不是為了競標了?那狙殺他原因是?Dick問。 
「他們是克達"實驗器材"公司....所以原因很明顯,組織那起重要的實驗!他們可能合作過還怎樣,但後來可能有一些糾紛,會威脅到組織的機密,於是.....Jano解釋。

「果然是這樣嘛~看來他們也很有計畫嘛~我還以為他們單純只享受於殺戮的快感而已~。
「話說那個叫仲灰的真的那麼神通廣大?比我們遇過的其他線民都還厲害啊!連這麼機密的表...Dick還是一副難以置信。

「他的確有本事!只是一個小小的企業顧問,能夠弄到這樣的東西,且我之前跟他下過西洋棋,他是我目前遇過第一個我讓他兩個城堡能贏我的人!Jano一臉微帶欽佩。 

「這到底在說你厲害還他厲害啊?大哥~Dick翻了翻白眼。  

「總之詳情還有待進一步查證,現在就先等Bill到克達查證回來...雖然過了一個禮拜也沒啥好搜了~不過我也有託他順便去跟刑警要槍案發生後這一週以來的資料了...Jano聲音微帶興奮。

門開,一身牛仔褲配勁裝的外國男子走進。

「抱歉啊!Ja哥!警方謝絕我們參與,不但禁止我進現場、也拒絕給我資料!」Bill帶回噩耗
「警界好像因為之前的拷問,發起一股抵制力量,總之偵探Jano目前算是被冷凍了...。 
~~~~~~~~~~~~~~~~~~~~~~~~
怯!又不是我害的!發那麼大脾氣幹嗎?」一面回想完前天的經過,一面說著。
現在Bill正騎著普通的紅色本田重機奔馳在夾多地區。

快速的在偏鄉下的山坡地拐了兩五八個彎,然後也跩了個二五八彎的闖過一個有設跟沒設一樣的紅綠燈(整條路幾乎沒車),越想越生氣的他正隔著全罩式安全帽發牢騷。

為了幫忙他我連夜店都不能去,妹也不能把耶!還對我發脾氣什麼意思啊!Bill氣憤的說。

旦又騎了一小段,他被眼前的一排汽車擋住了去路。汽車前面站著不少牛鬼蛇神....。

這裡治安果然不好啊~哈哈! Bill下車....。
=====================================
什麼!Jano那個麻煩人物全權交給你負責?我幫組織他媽的規畫過那麼多暗殺或作戰計畫!結果你跟Boss說了一句啥"銀髮男不是真的Jano"就可以獲授此權!?那我幹十年幹假的啊!且根本還沒確定你說得對不對啊!」一個紅色刺蝟頭的黑人壯漢對一台小型灰色對講機吼道。

欸!你怎麼這樣說話呢Aden!你以為我想啊~很累耶~且這是里夫的決定不能怪我啊~~哈哈!我跟里夫都一致確認這點囉~還有哪種狀況比這樣更能證實"真Jano另有其人"?」剎克一樣是不把前輩放在眼裡的回答。  

你會"累"?你八成是覺得"好玩"吧!還有里夫認定我沒話說,你的認定算哪根蔥啊?別把自己跟里夫混為一談!Aden繼續怒抱不平。

哀呀~所以我覺得好玩的東西你也想要玩囉~跟小孩子搶玩具啊~你看看你~」剎克繼續激怒。

馬的!你...你...算了我晚上還有任務!之後有空再找你算帳! Aden氣到想掛電話了。

哈哈!晚上的任務也是算我間接指派你們那組去做的喔!你其實已經等於間接版的我的手下了~哈哈~祝任務愉快!」沒想到剎克說完比Aden先掛。Aden氣的準備舉起結實的手臂,摔下對講機...卻被另一支粗壯的刺青手臂給制止...
就用能力證明給他看吧!組長!不然真的不爽我再託人做掉他...」白人刺青男子剛說完...

Aden一猛拳,可惜只揮到空氣。

還是一樣快啊~Aden惡狠狠的看著這位身材精實的中國男子,及時推開白人以躲開Aden拳頭的中國男子。 

「也不能每次確定我很快,就這樣對我們揍吧?還有那台對講機還頗重要的,價格也不斐。組長冷靜一點!」中國男子雖然帶有一點中國腔,但英文倒說得挺流利。

合理的訓練叫訓練!不合理的訓練叫磨練!我想霍緹應該有教你這點吧?不然你長年軍中或多或少都一定會聽過!但我告訴你這句是我的口頭禪!還有Edd別學我講話!Aden還在"合理化"剛剛的怒拳。由霍緹培養後,剛轉到Aden的A組沒多久的中國男子,一聽癱了攤手。在一旁的個子最高的Edd已經聽過無數次那句話,常常愛跟著Aden一起念完。


總之所有人!車子武器就緒!今晚我們要大開殺...
是活捉!組長!是活...」刺青白人提醒到一半,Aden轉過身又再度舉起粗黑的拳頭,準備....。

拳頭快速的往前移到了白人的眼前,白人跟中國男子都沒有阻止。

呵呵~又被你猜出是假的!Aden收回作勢要扁手下的拳頭,對文風不動的中國男子說。
 
看來你還是能在我快揍到的時候及時從你那裏過來阻止!哈!霍緹這回可幫我訓練了一張王牌啊!今晚任務又得靠你啦! Aden滿意的說完,一夥人準備要往一面長型鐵捲門外走。

兩手一搬!雖然青筋和肌肉爆出,表情卻完全不費吹灰之力!高瘦的Edd幫大家開了鐵捲門後,一群人到外面的室內空地開始準備各樣的開鍘用具...。
============================
你說什麼!?那個仲灰是雙面間諜!?Dick驚訝的在加密電話中問道。

對啊!我一開始也覺得是你想太多,Jano待人親切又能言善道,且給的報酬也很優渥又很準時,怎麼可能有線民想背叛他!?但我間接問了幾個認識仲灰的都說他在外風評不是很好!
有一次還偷翻一家,顧他當顧問的公司的幾項機密文件,後來是靠董事長的已婚女兒求情才沒有追究!當然這也確定了他們兩人有一腿!為了顧全當事人我不說該公司名啦~」Z咖也驚張兮兮的傳遞打聽來的重要資訊。

所以你說他常常當兩家公司之間的抓耙子是真的的囉!?Dick問。

兩個人又交集的討論了一番之後掛斷,
Dick在他一貫接受委託時坐的外面櫃台處,打室內熱線給正在生悶氣把自己鎖在後辦公室的Jano。

第三通快響完的時候
Jano接了,可能是不耐煩,也有可能是氣消一部分了。

「怎樣啦?Jano不耐的接起。
「都被騙了還有時間鬧彆扭~等等聽了這些消息我看你氣更大!Dick才緊張的說完...。
「你是說仲灰嘛?呵呵...我可是故意找他的喔~Jano口氣忽然變得和藹了。

「你早就知道了?可是!他是...

我應該有跟你說過,一盤棋要贏要怎麼贏吧?要先多想個5步以上!
看來那組織已經漸漸開始對我有興趣了!慢慢引出來了...Jano狡詐的說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