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8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智敵

====================================
「早阿Ja哥~話說一整個晚上沒睡啊?太常這樣會傷肝啊~ 」Bill一面從隔壁房睡眼惺忪的出來,一面晃到辦公室拿水杯想要到牛奶一面說著。

「呵呵~謝啦~話說你還是都穿牛仔褲睡覺啊!?」Jano看到眼前這位外國人一起床身上就裹一件牛仔褲,隨意的說。
「話說警界收賄案不是已經推掉了?雖然抗議聲還是沒有停過啦~那群無能警察昨天還"立馬"成立了專案小組展開調查啊~哈哈Bill不解中已途推掉委託的Jano為啥還是那麼晚睡。

「不,我在想兩件事,一就是關於那群我們抓出來的、確定有收賄的刑警中比較資深的幾位,好像在以前他們負責辦的幾起案件中做了不少可疑動作。當然他們收了錢我想是一定會有的這不用說,目前據我的記憶就有十五件了!當時都由他們同時偵辦、然後我或多或少都有參與。Jano嚥了嚥口氣,繼續說「然後這十五件裡面有請一些像是我的這種的界外業餘專家的,有七八件,差不多吧~但重點...
「這七八件大多都先請完業餘的我們,過沒多久就撤除委託不再讓我們介入!其中只關於我的有三件!Jano一面分析,一面縮小範圍。

「呵呵~真有你的!記的還是一樣清楚啊~話說有資料庫你幹嘛不用查的就好要用自己腦袋背?Bill說完,兩個人大笑了一下....。

「哈哈哈!因為我懶的過濾其他一看就知道不重要的案子啊! Jano慢慢止住笑意後說道。
「"案子不能分重不重要!"這不是你教過我的嗎?Bill困惑了。

「不,我現在指的重要度是關於那組織而定的!我有預感,那組織正在搞一些有的沒的,且已經搞了很久了,現在我打算先從我剛講的那三條案子開始挖!且他們也潛伏了好一陣子了,近期必定會再有一些"動作"!Jano朝著把牛奶整罐喝完的Bill表情越說越嚴肅。

「喔...大動作...恩...幹嘛那張臉?很嚴重的動作嗎?還是....
「下一瓶你自己買...Jano說完,逕自走出自己的辦公室。
「喂!別生氣嘛!這樣就不爽...真娘...Bill一邊沒好氣的說著一邊走向Jano的電腦
「三年前那個密室暴斃、關於趙首長之前的弊案、還有那年的列車槍殺案!?原來這也有關係啊!話說這個怪里怪氣的研究檔案是啥?又是叫賴床哥駭來的吧~就已經提醒他不要太常用這招了!多行不義必自斃啊~~Bill一面快速翻越Jano歸納出的三件重要舊案,一面翻到了一個檔案寫著"國家機密實驗"。
=================================
「好我們看到喔,既上個月洛斯營建的董事長在自家住宅的女兒房間慘遭槍擊後,又一起關於大老闆的槍殺案件昨晚發生!位在南區的碧綠大廈的11樓辦公室內,昨晚克達器材的董事長廖XX在跟外國客戶談生意時不幸遭到來自外部的槍擊!目前警察初步判定是同一位的類狙擊手所為,且目的是一致性的!目前警方沒有請其他專業他界人員參與、甚至接手此案的意思。只說了:會好好偵辦!
「X!現在記者的素質真他媽棒極了!」一個體格瘦小且一臉玩世不恭的20出頭小夥子逗趣的看電視新聞。
「我叫你看目前的進展,你別給我亂轉移注意力!」一個臉上有多道傷疤的壯碩男子,跟霍緹一樣有一米八身高加上結實體魄,旦點惡狠狠的語氣警告這位看電視的小夥子。
「怯!忌妒人家實驗體2號比你厲害就說嘛,尾骨~幹嘛見外~哈哈哈!」小夥子嘲弄眼前的大塊頭。
「馬的!剎克!要不是里夫說你很有戰略頭腦~我五年可能就會把你...」尾骨半要脅的說。
「那可不行~呵呵~少了我,D組的執行成功率又會恢復到以前那樣~到時候非但你可能會因為長期表現不佳被里夫做掉,甚至有可能先在出任務時就被抓到了~到時候就沒人來當實驗體2號的誘餌啦~」剎克一面說完,一面繼續欣賞女記者。

「哼!可別以為13年前殺掉Bird是我願意的...總之...現在關於拍賣案已經解決掉一個對手了(營建老闆),然後那個不繼續合作的器材公司也做掉了...。馬的我們殺個人要搞個半天...那小鬼可以不用狙擊槍就狙擊直接一發一個...一想到就不爽。」尾骨說。

「我們也可以狙擊啊~不過要用狙擊設備瞄半天就是了~且每次都用狙擊做掉對手?不會被起疑啊?用點腦筋吧!他有他的方式我們有我們的手法,這樣才能分散注意力和懷疑度你懂不懂?」剎克不削的講著簡單道理。

「我真的越看你越想揍.....」尾骨的神情越來越兇惡。
「倒是這次沒有那個Jano參與偵辦啊~好不容易最近D組比較沒事想要跟他交鋒個兩下!哈哈!真失望啊!看他之前的報社訪談有說他西洋棋很強嘛~呵呵~越來越好玩了!」剎克冷笑道。
====================================
「那...那個偵探Jano...!已經確定撤身啦...我已經努力照你們話做了...拜託快把我女兒給...」黃警長焦慮得如熱鍋螞蟻。
「照我們的話?我只不過要你裝的一副很廢的樣子去煩他委託他,然後把他和他的人從這收賄案煩走而已!你不過就演好你自己本來的樣子就好~哪需要什麼努力?」一個刁鑽的年輕聲音說道,說完旁邊一片爆笑。
「拜託我求求你們...不然你們要多少我開個價...「開個價?你是...你是已經精神錯亂了喔還怎樣?我們專幹行賄的你他媽是忘了喔?幹行賄的會缺錢嗎?哈哈哈哈哈」該男聲輕蔑的回。

「好啦我知道你已經神智有一點...我幫你女兒向你報個平安啦!你女兒目前事還活著啦!也沒受傷啦!不過昨天被我們圈圈又差差而已啦!對啦目前是只有這樣啦!對!你不用太擔心!對!欸我跟你講女大生的胴體真的很棒耶!喔!你沒用過喔?
」隨著刁鑽的男子聲音在電話的一頭不停的隨意雞同鴨講,黃警長已經「不!不!拜託你們!拜託你們不要對她...」喊到已經沙啞。

「我們已經做了啊...喔喔拜託...喔喔拜託...阿我們就已經做了你是在拜託幾點的啦...喔又一件衣服被...喔...」電話另一頭的男子聲音不停刺激黃警長。

黃警長快哭了。


「哈哈!好丟眼喔~一個大男人在哭耶~欸!快把電話拿給他半裸的女兒,聽聽看他爸再哭啦!」男子繼續鬧著玩。
 
「欸!欸你媽個頭啦!實驗體1號傳訊息來,說要我們趕快逼問,霍緹的報告書要用!別再玩了啦!」男子身旁的其他組員提醒。

「怯!又是那個實驗體小鬼!好啦!欸...黃廢物~Jano那幫人的資料~來一點吧~」男子聲音未回重要事。

「就上次講的瘋昆啊~他和他幾個手下在經營一些流動式的地下錢莊。上周拷問的刑具和一些簡單測謊器材是Jano他們提供的,瘋昆就只有自備刀具而已,然後Jano前前後後有給他們幾本測謊和逼供用書旦他們好像沒看...

「拷問的狀況呢?有沒有屈打成招的跡象....?」男子問。

「雖然報紙媒體和人權團體都在抗議!連內部些許警察同仁都在抗議,質疑疑似有屈打成招。但事實上,並沒有誤抓或抓錯的人,全部都是確定有收...
「馬的你低能啊!誰是抓對的誰是抓錯的我們給錢的會分不出來啊!?我是在問你跡象!他有沒有情緒上的反應啦!
「瘋昆那幫人打警察跟打仇人一樣當然...
「X!你確定要跟我雞同鴨講下去?妳女兒現在全身上下剩內褲唷!你確定要跟我盧下去?
「拜託你不要...我求求你!
「我是問那個...」話沒說完...喀嚓一聲...頸部硬性被扭斷...

該組賄賂滲透組的全部成員皆已躺平。

「Jano的情緒反應」另一個被厚口罩擋住的低沉聲音,拿起電話接著下去問完。
「他...他沒有太大反應...」警長鎮定下來後,一面疑惑對方聲音變了一面回答。
「那動作呢?做最多次的動作是什麼?」沉厚聲音又問。
「應...應該就是上廁所吧?他當時說他喝很多水...」警長諾諾的答。
「你先等一下「拜託你不要對我女兒...

聲音的主人--實驗體一號拿起另一隻長的像呼叫器的電話撥給D組的剎克。

「今日目標1已全數殲滅」實驗體1號站在一群倒地的壯漢中央說著。
「現在問到哪?還是你掛斷了?」剎克一面看漫畫一面不經意的說。
「拷問時期, Jano跟黃景長一起看螢幕實況,Jano幾乎沒有情緒反應,不過多次為了上廁所而中斷,說喝很多水。 實驗體1號照實報告。

「沒親眼看到用"說"的就要我們相信他有喝水?Jano才不會那麼笨!哈哈!要不是黃警長騙人,就是Jano真的太傻~但前者可能性較低,因為他現在滿腦子都在想救女兒根本沒那個餘裕想騙我們~更不用說想騙我們的台詞了~
「所以目前兩種可能,一個就是Jano被自己跟警方的過節氣昏頭而笨了一下,但氣昏頭應該在看螢幕裡的毆警畫面時,也會一些表情或情緒反應才對,黃警長剛剛又說他在當時沒反應,那應該就是另一種可能,也是我之前就有稍微在懷疑的可能.....」剎克自信的推斷.....


「銀髮那個其實要去廁所打電話,而銀髮那個不是真的Jan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