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8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端倪

 
「雖然你這次算是有功勞啦!但幕後金主還是沒能具體揪出啊~且警界能順利恢復正常嗎?」電話中的黃警長證交集的問。

「請在給我多一點時間!這次的規模可不是一朝一夕達成的啊!且就算運作恢復正常,已受損的聲譽要回復恐怕得花不少年了!」Dick在電話另一頭慢慢的報告。

「我不求聲譽啊!只求運作先正常啊!那些害蟲隨你們處置了啊!一定要徹底幫幫忙啊.... Dick聽了,已經不清楚堂堂一位警長,現在是什麼的一個狀況了.....。

「呵呵!請不要說什麼隨我們處置這種話~現在很多家屬和人權團體的聲音都已經在表示不滿了!我們也得充份拿捏!當然還是希望能略過逼供這段,由涉嫌人自行坦承這是最好的了!總之我們這邊會一切盡力,對!沒錯!好!好!謝謝警長!好!」掛斷, Dick當檯面上的Jano這麼多年,雖然隱藏的夠好都沒被發現或懷疑,但他已經感到些許精疲力盡了。

「我知道你很生氣,但我還是想問你認為這樣做好嗎?」Dick 語重心長的問了。

找了一幫來路不明的人馬來執行拷問,只因為他是你的兒時玩伴~好啦!當初救你時他們引開警方注意力也有功勞,但他們根本門外漢只是慾望的奴隸罷了!
「好啦!是有大批的警員已經招供了沒錯!但在這樣下去只是玩火自焚啊!我的安危先不說!你Jano不是要改變社會、改變世界嗎?這樣搞下去到底算什麼?Dick連珠炮似的不斷的罵!感覺就是要把記者會上的怨氣一併發洩出來。

Jano還是坐在他的黑椅上一語不發。

你到底是在肅清警界內部,還是純粹在公報私仇當初那些害你父母死不瞑目的警察?你自己想想吧?"偵探Jano"的名聲該怎麼使用我想你比誰都清楚!!Dick靠近說完便氣沖沖的從辦公室奪門而出。

Jano面色凝重。
====================================
「已經能夠控制自如了嗎?呵呵!太好了!」一個體行微胖但身形挺拔的華人,對自己一手創立的中央資料管理系統的一份報告笑著說,說畢便拿起電話開始撥打。

「喂?呵呵!霍緹啊?哈哈哈!沒想到這長足的躍進我們等了那麼久啊!哈哈哈!眼睛已經可以控制自如了啊!研究組那邊也漸漸在往降低副作用執行開發!看來量產之日真的指日可待啊!」該華人說得眉飛色舞。

「還沒習慣你的新轉聲器啊~老大~這一切的訓練都要歸功於Bird遺留下來的報告啊~這個AEX真的從頭到尾都是他的結晶呢!不論是開發和改良方向、研究技術、使用要領、以及現在的這隻白老鼠!哈哈哈!話說里夫老大,你消息也太不靈通了!他都已經做掉兩隻貓啦!」霍緹興奮的報告。

「是嘛!?是上次那兩個目標嘛?我就說不用那麼趕啊結果還真快!?哈哈!不過說回來,我消息會這樣不靈也不是沒有原因啊!最近都被一些公務搞得焦頭爛額呢~」里夫先豪氣的說完,接著開始慢慢切回主題。

「啊對啊!都忘了老大要去跟一些藥廠交涉呢~」霍緹說。
「不只是藥廠喔~」里夫慢慢的迂迴切入主題。
「那不然?喔!對啦!中區那一大塊地的競標案那件事?」霍緹說。
「那我也已經先派人跟這次我們金援的那家公司談好了~總不能每次都我親自出馬嘛!不然我請你們幹嘛的呢~哈哈!還有,對手那兩家就是"你們的事"啦!
「真失望呢~還以為跟我交識多年的霍緹已經是我肚子裏的蛔蟲了呢!哀~」里夫故裝一副失望的語氣。
「老大!這我可真的猜不到啦~!最近都在密切訓練實驗體2號~連寄報告書給1號的時間都沒....」
「我應該有說過不管原定進展和計畫怎麼樣...都該以我正面臨的大問題為優先吧?要我直接告訴你我對現在警界的狀況很不滿嗎?那個有夠給他麻煩的Jano,害我這幾年想鬧點事都有點擔心組織會浮出檯面...」里夫先是有點威嚇,但講到後面又不忘裝出一副嬌柔語態。
「這...老大應該知道賄賂和滲透不是我們這組...」霍緹說到一半。
「我當然知道!當我老年癡呆啊?我只是對你一開始的迴避表示不滿而已!關於這次這麼大的簍子你有甚麼想法?」里夫語帶威嚇的說。
「那個J開頭的不能再讓他囂張下去!他好像是某個外交部長的兒子吧~從我們滲透的人那裏得知的...幾年前其實就有別組想要以這個方向策動來搞掉他...」霍緹說。
「呵呵!你去年就跟我說過啦!你忘了我怎麼回你的嗎?你忘了我後來怎麼沒批准嗎?哈哈哈哈!」里夫胸有成竹的笑道。
「你說就算那樣煽動他爸的仇家也無濟於事~因為他有那個警界鐵馬和幾位高層的庇護在國內是可以暫時安好的...。後來我是建議可以從他的防護網開始破壞,但你說這樣會讓組織更加有機會暴露於形,也回絕了...。」霍緹重現之前里夫的說法。
「真高興我說的話你都記的住啊!我最欣賞你這點啦!不過現在我有個新的認知了~呵呵,我認為那個Jano應該有段不為人知的過去!呵呵,而且是跟警界有關的!」里夫奸惡的神情顯露。
「這...不就是已經知道的外交部長兒子,然後自兒時就獨自在這國家避風的背景嗎?」霍緹不解的問。
「不,不只這樣。哈哈哈哈!事情變得更有去了你不知道嗎?那些拷問啊!」里夫說著說著一整個興奮!
「要從那些違反正常程序的拷問委託下手?這樣也是會攻擊到無能的警界不是嗎?對Jano的傷害還是不夠全面啊!難倒是要從那些人權團體搧動?」霍緹開始分析接下來的攻擊手法。他們一直以來就是這樣互相討論,歸納出所有攻擊方式一一消除組織的大小眼中釘的。
「呵呵~也不是,對付智能高的對手,重是重在攻心~哈哈!我應該有說過吧?攻人沒用,他們一定會為自己以後鋪好後路,攻人治標不治本!攻心才是最全面的...就像我們利用王白振一家人一樣...哈哈哈!」里夫的面目越說越顯猙獰。
======================================
「甚麼?你說要撤掉不幹了?但這樣應該還沒揪完啊!你自己也不是也說這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還有很多受賄警員和幹員沒抓完嗎?怎麼一個記者會過後就撒手了呢!?」黃地方警長錯愕的對著加密號碼說。
「這裡面涉及很多不公道的承接程序,且我們對於逼供過程雖然全程嚴格保密,但白癡都猜的到是怎麼個問法!總不會拿顆糖果說講實話就給你吃吧?」Dick的聲音就算不用變聲裝置,聽起來一樣冷淡。
「但...你不是才說會挺力幫忙嗎?」黃警長。
「上周,我們從自家線民通報開始,派自家人(Z咖)全天候跟監首位嫌疑人陳警員,到後來從可以匯款資料和迷之獻金等等證據捉拿陳並逼問(瘋昆一幫人),事情像滾雪球般給我越滾越大!兩周來,從線民到跟蹤人員到拷問人員到設備,哪一項不是我們自理!?幫警界肅清成這樣難道還幫不夠嗎?不然你是要怎樣?我們自己開一間警察局來辦好不好?你們要不要開放加盟?做的比五十嵐和comebuy大之後要不要辦個抽獎?鞭炮我們準備一下好不好?你說好不好啊?說啊?」Dick已經忍無可忍越罵越大聲,剛在記者會才受一肚子鳥氣的說。
「那...我們自己辦...又難保專案人員不會有受賄員警參入啊!這問題我們之前就跟你反映過了...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找你....」
「是不會找信任的人嗎!?是到底被滲透的多廣啦?好就算是又怎麼樣?不會測謊檢驗看看嗎?不會用些心計感化再收入組員嗎?且我們前天已經把分析報告給你們排除了不少中高層的人物了耶!靠自己處理自家人是有很難嗎!?有嗎?有嗎!!!?」Dick越講越火!那句"是到底被滲透的多廣啦?"讓他險些露餡自己不是真的Jano。
「呵呵...好吧!那謝謝你這次的幫忙了Jano~我大概知道個方向了,等等應該立刻先開個會再...」不等黃警長說完馬上掛斷,Dick雖然還是一臉怨氣,且還有很多後續要搞,但唯一能慶幸的是他們暫時從那案子解脫了。
「一群只想白領錢死不肯動腦的不拉屎毛坑男!」Dick一面惡狠狠的碎碎念,一面走進Jano的辦公室。

「第一次啊~是自行推掉不是被他人取消委託呢~且還是我最忌諱的中途推掉,這樣不管是警界還是委託人都會有非常不好的印象...終於知到什麼叫行百里者半九十啦~」Jano不經意的說。
「誰叫有個褐髮的笨蛋明知立場尷尬還硬要接弄的自己進退不得只好中途脫身...明天新聞又有得吵了!」Dick毫不留情的回。
「其實真正的背後金主想也知道是誰!呵呵...只是他們的具體還沒"被長線釣出來"而已!這次的行動並不是全盤都是壞處。有下過圍棋嗎?」Jano說著說著,忽然一問。
「甚麼時候還有時間說這個?我以為你只會下西洋棋咧!竟然都這種時期了還有閒情逸致...」Dick指責到一半。
「圍棋你下錯一步!其實乍看當下是下錯,但下一手開始利用的好,那步就會變成"另一種"對的步伐。同理,這一步或許我走錯了,我承認我當初也有被情緒衝昏頭了,但可以好好利用的話...
「那組織現在一定有些人看出了這次拷問的一些端倪,尤其是關於我的一些端倪,如果可以這樣牽動到讓他們不請自出...」Jano又再次,眼神閃出了自信的光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