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阿這個歌是甚麼?」「Rock'n'Roll!!很Rock的曲風喔~」「哦?這樣喔~」「我個人是很推薦...」Bill開始用不流暢的中文跟司機聊起天來,雖然還有不少中文用詞Bill不熟,但碰到了吃螺絲就互相雞同鴨講了半天,也是別有一番趣味~。

叭叭!叭叭!
聊了許久,大家已經不知不覺的又過了另兩個城市,但也不知不覺的卡在車陣中。

「你們有很趕嗎?」司機說完又在車陣中按了一聲喇叭「還蠻趕的~」Bill回,司機聽了這回答又再補了一下:叭叭!

「算了算了~司機~謝謝你的幫忙~」整趟路幾乎都沒作聲的後座乘客忽然開口了,接著指著門鎖示意司機可以開鎖讓他下車了。

「喂!別鬧了!現在下去...」「你不想下去可以繼續坐沒關係,司機讓我下去吧!」「可是我覺得這個阿兜仔說的有道理...」「司機!我也是乘客謝謝!乘客最大的道理我不該例外吧?」

車陣中,一台計程車車門打開,孩童頭也沒回的開始在車群中穿梭,不停的往人行道的邊緣方向移動,有如落水而渴望構到按上的災民一般,好不容易抵達了人行道,他開始往街頭巷尾不停的鑽,不停的繼續亡命!

Bill也尾隨孩童下車並一路緊跟著孩童...「喂!你鬧夠了吧!娘砲!」Bill一面喊著,孩童穿越第四到馬路進入一個無人街角時候,速度已經越趕越快,Bill忍無可忍抓著孩童的肩膀把他給轉過來。

「馬的!你...」孩童話沒說完...

一拳!
~~~~~~~~~~~~~~~~~~~~~~
====================================================
「We'll never be---forgot-ten!yeaheeyeaheeyeahee~just stay back!」
「吵死了!安靜一點好不好」收音機的聲音吵到了待在樓下的老媽....

白振無奈的插起耳機,然後沉浸在歌詞的內文和悲慟的搖滾樂音當中...。

「就叫你別吵了沒聽到啊...」明明已經插起耳機讓聲音只傳的到自己耳裡,卻還是不能阻止老媽上樓罵一頓...

蠻橫的手指按下了Pause,媽媽眼神不悅的站在門邊看著白振,白振發覺自己的旋律被硬性停止的時候才驚覺媽媽上樓了,趕緊摘下耳機。

白振完全沒有一絲小時候熟悉的害怕感和罪惡感,現在一切的情緒和管教對他而言都不再重要了....

「還在聽耳機!都快考試了你還在聽甚麼鬼東西啊!」媽媽大聲的罵。
「從哪裡拿出來的?你怎麼有這些CD?」媽媽質問。

「爸爸的房間....」白振還沒回答完。


「跟你說過了幾次叫你不要去!講都講不聽!講都講不聽啊!要考試了耶...」媽媽邊說開始邊靠近白振體罰。

「為什麼我爸的房間我不能進去!」白振怒了。他說出人生第一句頂撞媽媽的話,但在他的觀點這不過是已經忍無可忍的合理疑問。


「你爸!你爸很偉大是不是?他不過就是個不負責任先走人的爛男人!現在這個家我在養,我叫你不准進去就別給我進去那裏!」媽媽扯開喉嚨大吼。

「他不是爛男人!他是我爸!他是我最愛的親人!」白振已經幾乎失去控制。

「你給我出去!去啊!出去找你爸!」媽媽兇完一陣拉扯,把白振的衣服都拉壞了,白振完全像隻玩具一樣被自己母親硬生生拖到門外面鎖起來。

「白振...」已故父親的神情又在他腦海中浮現...門外的孩子又不禁簪然淚下...

=====================================================
~~~~~~~~~~~~~~~~~~~~~
兩個小孩子在杳無人煙的小巷子打了起來!

「臭小子你...」「弄甚麼!」「可惡!」「阿...」
兩個人扭打成一團.....

孩童一腳踢開了纏鬥在一起的Bill...Bill沒繼續衝上前打完,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的擦了擦微傷的嘴角...。


「你要娘到甚麼時候?」Bill一邊喘氣一邊問道。

「我娘?對!我娘!你們其他人都最Man啦!你們其他人都能夠老爸老媽所有親人都被殺死還能嘻嘻哈哈的最Man啦!」孩童面帶嘲諷的又把好不容易有緩和的氣氛越弄越火暴。

「...」Bill一臉看好戲的心情完全不想同情他。

「你只會娘砲娘砲的叫!你懂得我的心情嗎?你了解過我嗎?你能體會現在我就像被全民公敵的狀況嗎?」孩童越來越理直氣壯、咄咄逼人。

「你應該知道現在全部的警力都指向我而不是真兇吧?他們甚至直接把我當真兇在抓了你知不知道?你有過這種經驗嗎?你有過你的一切都已經土崩瓦解的時候,外界還是把全部矛頭指向你說是你幹的...的...的那樣窘況嗎!?」孩童越說越近Bill...越說越逼近...。

既然不懂我的悲慘!就別在一旁風涼!」孩童雙手緊握著Bill的臂膀,眼神惡狠狠的貼近警告。

「你以為全天下死老爸的只有你是不是?"全天下"..."全天下"...對我沒用錯,你以為只有你嗎?蛤?」Bill推開孩童,語氣也不屈妥協的越來越激動。

「你懂甚麼!少在那邊找人背書!」孩童指著Bill鼻子繼續罵道。


我親眼看著我老爸被槍殺!」Bill一句話強制讓激動的孩童安靜了...。

「我媽很早就被殺了,原因是因為我爸他的老大不爽我爸搶他女人...於是我媽生下我不久後就被做掉了...我爸帶著我逃到這國家...」Bill靜靜的說。

「那還不是最痛苦,後來半年前,我爸在一個軍火走私交易的現場被誤殺,他雖然好不容易脫離他的原屬黑幫,但卻不聽我勸告跑去搞軍火,後來有一次我跟蹤他到交易現場,沒想到...」Bill改用英文娓娓道來,說著說著便開始搖搖頭,但他很快的恢復剛毅的神姿看著孩童。

「但我相信這個國家的一個諺語,天無絕人之路!我從小就覺得這世界一定有很多很有趣的東西等著我們挖掘!我要替我爸媽的份活下去並發現那些事物!」Bill又換回中文,越說越發自信,完全沒有吃螺絲。

「那又怎麼樣!我的一切都沒了!我要如何再回頭!我要如何在回去那個日子!我要...」孩童抗議聲發到一半...

那就不要回頭啊!為什麼要往回看!」Bill的話再次讓孩童住口。

「甚麼叫你的一切都沒了?都沒了你是怎麼逃到這裏來的?」Bill一句話考倒了聰明的孩童....。



「不要被自己絆倒在這。想想這一路幫你的逃難的那些盟友和你的智慧!不要愧對他們,更不要愧對那些已故之人的寄託...」Bill用英文說著。



「阿X...要...咳咳...堅守...你..的...信...念.................................」爸爸


「阿X...哩洗...糾裏嗨...A..嬰仔...好好做人...將來...改變這社會...」阿罵



孩童稍微想通了...。


「謝謝你...讓我振作!我叫許立諾,不過為什麼你要這樣挺我?」孩童還是習慣性的使用假身分自我介紹,或該說到目前為止除了刪除他的個資的那對父子,以及自己的老爸和自己之外,還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姓名。


「我叫Bill Dillemn~我剛說過了,我的興趣是發掘"有趣的事物"!」Bill接得很順,並在說完時用手指著孩童。

~~~~~~~~~~~~~~~~~~~~
============================================
路過的餐廳透過櫥窗可以看到一家四五口開開心心聚餐,瀰漫著歡樂的氣息。

王白振落寞的走在街頭,人來人往的親子、家庭、情侶,完美的萃取出白振心中,少了最疼自己的親人的孤寂感。

坐在流浪漢的床-行人椅,王白振沒有心情管這張椅子怎麼樣怎麼樣,更沒有閒情逸致理會在一旁站牌等車準備回家的補習班下課青少年少女嘈雜的歡談聲。

他挪了挪位置到可以看得到對面家電行的櫥窗,播報著最新許立諾的慘案的消息,倒是關於自己父親的新聞,這兩個月來,在所有媒體上卻完全沒有半點風聲。



「爸...就算全世界都不理睬我們家...我還是不會忘了你的死...」眼前的電視螢幕張貼了一張光頭小孩的照片,警方已經以"該名兒童殺害父母又自殺",將這樁家庭慘案給結案。


「這新聞也吵夠久了吧!」「對啊!來點新鮮的吧~」「欸你上次說君君的電話你要幫我要的耶~」「齁!現在她又換位子了我很難接近她啦....」

茶餘飯後閒聊。跟老媽之前在白振剛發生眼睛異狀的時候一樣的反應,這個社會就是一個漠視而冷血的社會,無論是旁觀者、弒父的當事人(警方這樣判,新聞就這樣報,當然大家也就這樣以為...)、還是辦案小組,都是為了自己私慾、情緒、利益,棄他人悲傷於不顧、視他人生命於無形!


「今天已經這樣判了啊?哈哈,昨天還說另有其人....」兩個月了,父親遭到謀殺的那天,在車上的話,依然言猶在耳。


當然會讓這句話印象深刻的原因,除了那天是父親最後相處的一天之外,就是父親當時從未出現過的皺眉反應...


「這件事也不是那麼單純嗎?反正不管怎麼樣...爸...我會讓你在九泉之下能瞑目的...」想到"陰謀",就想到了那名黑衣軍裝男人,白振咬著牙說。



「哥哥...」一個幼小的胖娃娃,晃著小小的身體慢慢小跑步過來,打斷了白振的思緒。

「程程...?」不只白振,幾個在等車的女高生也被這可愛的小嬰孩吸引了目光。

不遠處,一個手插著腰的女人像是媽媽的身影,白振大概知道媽媽帶著有點擔心的白程來找人,但找到了自己,媽媽又不想放下臉來把自己拎回去,就在遠處叫白程來帶哥哥回家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