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援軍

「現在才想到這招會不會太菜了一點?」少年略帶嘲諷的想著,但彷彿他的想法被警察捕捉了一樣,「大家幫個忙!前面那個姆特孤兒院的小孩子是一起重大案件的嫌疑犯!群眾發揮一下市民團結的正義好不好!」警察用更高的音量直接徵求義工增援。

「X!現場徵義工是哪一招啊~」少年行跡已經完全暴露,他顧不了那麼多開始橫衝直撞!途中有一兩隻手試圖攔住他但不是沒抓牢就被少年隨手大力撥開!少年發現阻礙自己的人越來越多,直接從一對老夫老妻中間當掩護往上坡衝上去,老夫妻中間的狹小空位被少年巧妙的穿越而沒事,但接踵而來的"義工群",因為太過魯莽而把老夫妻撞倒在地,一團人跌的跌、卡住的卡住,場面開始有失控的跡象。

少年熟練的又在翻回扶手上面回去走原本的人行道,接著他試圖穿過這條馬路,但沒想到後面忽然一個飛撲,一個肥宅把他連腳帶人撲倒在地

肥宅用不知幾天沒洗的褲子往少年身上坐,少年一整個無法動彈,眼看孫悟空就只能被長年壓在五指山下....

 「警察!我抓到他了!警察!」渾厚又帶憨厚的聲音對遠方趕到現場的兩名警察大喊,警察抵達後用手銬銬住自己跟少年的手示意肥宅可以先起身,等等局裏會給予獎勵。肥宅很興奮的暗自竊喜「嘿嘿!我明天要去跟"不理不理@草泥馬-賴床模式"炫耀我見義勇為!哈哈!」肥宅得意洋洋的想著。

「那個,你先留下你簡單的基本資料~我們等會兒會聯絡你...」「AA潮爽口感AA-繽紛炸彈.PNG!我NicoNico的帳號是...」「呃..先生!不是,我們是要你真實姓名和電話。」「喔~我自介都習慣留這個阿,顆顆!那我叫...」肥宅開始在一旁跟另一位手沒被銬住的警察處理事後獎勵的事。

但跟少年一起銬住手銬的的警察此時,看到少年的真面目糊塗又嚇到了....

你!你是誰?」警察面對眼前外套帽子一脫下,出現的陌生臉孔說。

「??所以我沒犯錯?那你追我那麼久幹嘛?」尖臉小眼睛少年滿不悅對警察的說。

「先生不好意思!你人抓錯了喔~那獎勵部分可能...」「警察!哪有這樣的!你自己才說我幫了你們大忙耶~」「可是這一位不是我們要找的小孩子啊~」「&*%$&#&」在一旁的警察和肥宅已經有點口角跡象。

「有!你防礙本局辦案!你必須跟我們走一趟!」警察生氣的說。

少年攤手。


「啟煌看重的人啊~那我是不是也值得對他抱有期待呢~」尖臉少年心裡暗自發笑的想。

.
.
.
「你說甚麼?姆特孤兒院的院內衣服大失蹤?是誰拿的?怎麼會這樣?」一個在分局內執勤的警員對電話大吼。


「不只這樣...街上很多人都穿上那套衣服了~說甚麼姆特孤兒院為全天下小孩子祈福,街上有一個人拿著大量那樣的衣服在分發給路人,尤其是小孩子!然後說啥今天的現在穿上會帶來好運...」電話另一頭也語氣焦急的的報告。

「那怎麼辦?許立諾逃走前也是穿那件衣服啊!這樣怎麼抓人!?總之先把發衣服的那個混蛋給我揪出來!」執勤警察吼完掛電話。

一邊找掩護一邊拿著一剩下兩三件的大小Size不一的姆特孤兒院院衣,啟煌暗自微笑,一方面是笑自己發的真快,如果將來不混實驗室可以考慮去發傳單!「但那樣老爸會罵死我吧,哈哈!」
一方面笑是因為這個主意是孩童臨走前提供的~剛好院內衣服有大小不一的各種Size,大的是哥哥姊姊阿姨的員工制服,小的是給兒童孤兒穿的院服。發給各式各樣的路人都合身!且有一定機率會有想要沾好運的天真小孩現在就穿上...


「更不用說現在還有那一票人在引開注意~呵呵~不過聽說Z咖剛被逮到了...還真對不起他呢...」
.
.
.
「挖呼~廢物條子來抓我啊~」一群瘋狂的機車少年輕催著油門,沒有很快速的呼嘯而過,就是為了讓自己要說的話能夠清楚的傳達。

警笛聲很快的從轉角響起~但機車少年還是不在意的對稍遠處的巷子口一位,誤抓到穿著姆特孤兒院院衣但只是外出買糖果的小女孩的員警,大小聲的嘲弄。

「老牛吃嫩草啊~哈!你周賊輪喔?」少年車陣中的其中一輛往該位警察的方向加速駛去,小女孩趁勢逃走,警察連忙往巷子的轉角閃開。

「欸!瘋昆!警車來了欸尼~」「好啦!現在!分散囉!」一個歪嘴小孩大聲的發號司令,一群機車像無頭蒼蠅一樣鳥獸散了~


當然...每一位少年騎士和後座的少年...都穿著一件連帽外套上面寫著姆特孤兒院。
.
.
.
一個熟悉的曬衣竿打臉陷阱,不偏不倚的打中路過轉角的便衣警員的臉,下一位便衣警察則剛要路過時就被自己倒地的夥伴絆倒。

第三位準備路過的便衣警察稍微比較機靈的避開了,但準備要轉身扶起夥伴時,一個急速滾過來的圓形鐵製垃圾桶把他從腳絆倒,給了他一記狗吃屎。

往下一個轉角繼續逃跑的,是穿著姆特孤兒院院衣的Bill。

「死娘砲!你並不孤單嘛~」他一邊說道,一邊跑,口袋裏那支不久前才從行人那"摸來"的行動電話上面傳來了熟悉的號碼。

啪!一跟又長又粗的鐵尺往又繞過一個轉角的Bill打下去,不說其實還沒人知道Bill的背,在小時候去森林冒險時被熊抓傷過,到現在一直留有三道長長的疤。

痛的跪倒在地,持粗鐵尺的阿姨一臉橫肉,完全不像是在孤兒院工作的!

「今天被那死小子要脅了一整天老娘不爽的很!今天晚上還不能跟我女兒獨處一下,要被派出來抓那死小子~」阿姨抱怨完又再度朝Bill猛力一下打在他肩膀上。

「XUCK YOU AXXHXLE!」Bill扯起喉嚨大吼引來了附近居民的開窗查看和關注,又是一小陣毒打讓不只Bill,附近住民都有點忍不下去了

「那位太太!不該是這樣教小孩的!」幾個媽媽準備衝下樓阻止。

「警察!警察!」幾個一臉流氓樣的持牌男子趕到,媽媽們立刻退避三舍,看來剛剛的大吼引來的不只居民,也引來了那三個手下敗將。

「好了吳阿姨你辛苦了!這洋鬼子也是這起案件的重要人物!」警察也面改和善的阻止了正打算繼續發洩的阿姨,阿姨收手後便飛快的跑回孤兒院見自己女兒去了。

三個便衣警察合力的拖著Bill離開現場,結束了這一小段社區騷動,但沒想到這半拖半走的行動的方向並不是警局而是一條更隱避的巷子!

一頓揍....。

「打我臉啊蛤!」「踢垃圾桶絆我啊蛤!」「死洋鬼子!」「遊回你的國家去啦!」「欠揍!」三個通過國家考試的公家機關人員兼人民保母正在繼續剛剛阿姨的舉動,只不過鐵尺改成警棍罷了...。

護著頭,自己已經被眼前三位加剛剛那一位打到快沒有意識,一個細小的聲音伴隨著一位便衣員警忽然倒地。

剩下兩位警察疑惑的停手了,但依然無法阻止第二聲和又一個員警倒地的情況發生。

最後一聲,才剛意識到要開始害怕的最一位警察也沒有例外,縮在牆角抱頭的Bill隔著手臂間縫隙看到了,一個全身黑衣又面帶黑面罩的少年站在對面的屋頂上。

「馬的!是你!」Bill用中文不可置信的說,黑衣少年放下裝著消音管的槍,就連眼睛都被矇住的黑衣少年一樣文風不動,絲毫沒有一點情感流露。

「現在的你~真窩囊啊~」這是他第一次聽到少年說話,因為隔著厚口罩聲音略顯低沉,說畢少年在自己應該是眼睛附近的位置,用併攏的食指中指畫了畫兩下,然後默然轉身離去...。


Bill沒有再繼續追上去,反而在原地呆掉了有30秒之久....。

意識回復後他立刻拿起電話回撥剛剛的號碼,稍早他才在一個發生慘案的空房子內的室內電話接過這支手機號碼...。
.
.
.
「喂!這樣賺到的錢給別人,上頭會罵耶~」穿著吊嘎,一個台灣國語的小孩子語帶些許不安的提醒。
「看!到時候就跟大仔說警察搶走的咩!」阿P不耐煩的回。
「啊?警察搶誰的妹?」吊嘎小弟疑惑。
「看!就叫你別挑我語病!」阿P朝小弟搥一拳。

「看!說臭臭臭臭就到!」阿P拎著一旁小弟的吊嘎把兩個人都拉到轉角處避開巡邏警察的視線。

「現在是很想跟他們幹一場!但身上還有藥沒賣完,馬的我明天還要幫我老杯忙生意,這剩下的就吼哩啦!」阿P說完把一包粉隨便的塞給了在一旁的小弟就往自己家的方向跑走了。

「喂!還有便衣的耶~我要怎麼分辨啊!靠!穿那啥小?」小弟朝越跑越遠的阿P大聲用台灣國語問道...問到一半便噗哧的笑了一下,自己跟的小混混竟然穿著可愛圖案的孤兒院外套...。
.
.
.
「社區電台新聞。剛不久前有一起飆車不良少年集體跟警方展開追逐的案件,該群少年集體先挑釁警方,當巡邏警車注要到準備要取締時少年們便分散行駛,目前警方已派更多警力去追捕,且已經有不少違規不良少年落網,靜待之後的消息...」一台停在路邊的計程車上面的收音機播報著,計程車司機在駕駛坐喝著小七咖啡一面享受的休息一面事不關己的聽著這社區的大小事。

右後車門應聲打開,一個身著深藍色外套的的小孩飛快的鑽進來,並附了一疊車錢給司機。

盡量往前開!開這疊錢用完為止。」小孩子說,才剛說完前座車門又再度被打開,這回鑽進了一個外國小孩。

「乘客多一個OK吧?HaHa~~~」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