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終點

「但是現在殺了Bird又沒活捉到那個許立諾~研究組接下來要靠誰?馬的一想到那死小孩給我自殺~那些吃屎長大的又只能束手無策...我等等他們回來一定會好好修理修理...」
「安啦安啦~這次的新進展也是靠Bird留下來的"技術"研究出來的啊~他已經流下不少心血結晶給我們好好琢磨琢磨啦!且你與其要罵任務失敗這件事~不如先罵你那組的那個胖GAY別跟實驗體一號太親密...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暗中插嘴道,並說著說著語氣拉高。

「你認為阿薛會變成Bird第二?靠!阿薛才擔任實驗體一號的新導師快兩年而已啊~且師徒情深也不行啊?要是這樣就會被下追殺令我不是早就先被殺了?1號我從小帶到大,且到現在他也還只相信我的任務報告書(粗)的資料...」霍緹驕傲的說著~。
「呵呵~你那獨門的訓練法,實驗體一號不給你帶給誰帶?還記得你上一個愛徒那個盲劍客有多難纏~雖然最後也是對組織爆走啦~」暗中的聲音語帶妥協和輕鬆。

「所以說嘛!總之現在,雖然我們這邊有些失誤,那AEX有了新進展~實驗體2號也順利出現預期反應!哼哼!」霍緹...。

「這段進步里夫...不!全組織都等了好多年了!浮出檯面控制世界的日子...不遠矣~」暗中的聲音興奮的顫抖....。

===========================================
走道的樹木,彷彿已經枯萎

路旁的街燈,有如已經熄滅

就算是晴空萬里的白天,但看在白振眼裏,就像壓得令人無法喘息的闇夜。

瞥一眼,完全沒有心思多看第二眼天空...


白振一定會Fly to Sky!


畫面閃過,淚腺又再度失去控制...


白振完全沒有心思去上學,但他已經請了一個多月的假了,



他看不見自己,但他沒有就醫,眼科、腦科...都沒有...
他認為那是在天之靈的父親給自己的懲罰...自己任性而害死自己父親的懲罰...他想贖罪!雖然怎麼贖罪都無法在挽回這破碎的家庭拼圖,這破碎的人生拼圖...

那個人!就是那個黑衣軍裝男子!兩指在他自己眼前畫了畫的的那個黑衣男子!我要殺了他!我要替我父親報仇!我要替我們王家報這一箭之仇!我要...

王白振又再度昏了過去...醒來已經是躺在學校保健室了...


回到家,沉悶的氣氛還沒進門就傳了過來...

門開,門關。家裏有人當沒人,白程正乖乖的把安親班發的圖畫紙畫滿滿,隨後拿出自己的漫畫簿開始畫漫畫。

「程程~你幫葛格畫一篇"葛格殺死黑衣人"的漫畫好不好...」

臉頰圓圓嫩嫩的老弟是他一天唯一能治癒的良方....



母親今天又加班沒在晚飯時間回來...兩兄弟拿出冰箱的微波食品開始按起7分30秒...

======================================
~~~~~~~~~~~~~~~~~~~~
那根鐵棒很熟悉,上面寫著"新楠材料2XXXXXXX"的字樣....今天凌晨被抓來這時,這跟玩意兒已被警察從他手上沒收~~

再度接過鐵棒,看著眼前的四眼田雞瘦弱的廁所大哥,孩童不懂他怎麼會知道昨天阿P說的那句話...

「呵呵...其實我跟剛剛那個僑胞一樣都是暫時受雇於少年隊的打打工的~所以就隨著你從那家托育所調到這家孤兒院,你的情況我們都很清楚,不過那僑生不認識我就是了...」廁所大哥解釋。

「那昨天...」孩童疑惑的說...

「沒錯!小灰和阿P都是我找來幫你的,小灰我很了解他,之前在那家托育所打工就熟了~知道你的狀況他一定會幫你...然後阿P是在這一帶賣藥的,我算是他熟客,至於賣甚麼藥我想聰明的你應該不難猜...」廁所大哥說的一派輕鬆。

「你也是癮君子啊?」孩童有點懷疑的邊笑邊打量大哥著說。

「沒啦~我買來用來做一些藥物研究的~我對化學、藥品很有興趣!」大哥急忙解釋。

「總之,接下來你應該知道要怎麼做~你口袋的東西該不該用你也很清楚吧?記得午休的事就對了~不耽誤你時間趕快溜了吧!」大哥催促,畢竟要閒話家常現在真的不是時候啊!

孩童摸了摸口袋,那是6點到9點的隨身看守警察,不忍心孩童現在的處境給孩童的逃命鑰匙,二廳的小門的鑰匙...

「那掰啦!對了我以後要連絡你怎麼連絡?等會兒應該不是大哥哥來抓我而是警察吧?」孩童說,他推斷之後再也遇不到這位大哥哥。

「你果然聰明!我叫啟煌!以後上網打這名子,就會在一些學術的領域看到我的資料~呵呵~相信你應該聽的懂甚麼是"學術領域"」大哥哥還是對眼前僅十歲的孩童的聰明不可置信。

「你野心真大~祝成功~掰!啟煌~」孩童說完趕緊往外跑,啟煌也在隔壁走廊腳步聲過轉角之前溜走了,因為一旦過轉角,前來的院內人士就會把剛要出門落跑的啟煌逮個正著,到時敲昏醫師的"善行"便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啟煌到了另一個走廊的第二個交叉口,安心的看著孩童熟練的低聲跑往廁所的方向,「現在比較需要成功的是你吧~假的許立諾~」啟煌心中暗自回應孩童最後對他說的話。

孩童進了廁所,原本深鎖的儲藏櫃已經可以開啟,孩童從裡面拿了把梯子,然後他聽見皮鞋的腳步聲,他飛快的在腳步聲過第一個轉角之前就架好梯子,雖然花了不少力氣但他盡量做到無聲無息,之後喘了喘他開始往上爬,頭也不回的往上爬,一眼都不敢往下看,目標就是那到天花板的通風口....

好不容易克服了怕高的自己爬了上去,孩童才發覺原來自己的恐懼會阻止自己思考...剛剛的腳步聲是皮鞋走路發出的,除了那名剛剛被敲昏的醫生,能自由行動的就只剩下啟煌到現在還是穿著皮鞋了吧~~

「看來鎖是你打開的,現在走進來的也是你。呵呵...」孩童心理會心笑了笑,開始沿著通風管鑽,隱隱聽到下面的梯子小聲被收起的聲音。等到下一位近來夜間打掃的阿姨看到時,已經乾淨的空無一人,且梯子已經放回原處並乖乖鎖上了。

左轉、右轉、直走、阿不這樣會通到餐廳噁心臭味的通風口、八股、右轉、直走,重複在通風管繞了半天,沒想到怎麼繞都是在室內的通風口出去~但皇天不負苦心人,就在孩童爬到膝蓋快要麻掉的時候,一塊鎖住的鐵孔板擋住了眼前,透過鐵孔看出去,社區一排路燈的數量清晰可數....。

「鎖死了...看來也沒其他辦法了...」孩童看著手上握著的鐵管子,他想逃出去!他不能困在這裏,這個時機點--現在!是他唯一能出去的機會了!出去的話就有機會留得青山在,再這裏被抓回去的話,兇手就會至少有數年可以逍遙法外了....


「爸、媽...還有阿罵...保佑我吧...」孩童不再做多想,他大力的一敲,聲音傳遍了整個通風管!但這樣還不夠,從剛剛爬行就一直保持著最低音量但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就差這道門!出去了就海闊天空了!

一敲、再敲、三敲、四敲,不再去研究如何從鐵板的另一邊固定處巧妙開鎖,因為那樣浪費時間又不見得有效,儘管那樣能繼續維持音量,但他知道逃到現在這裏,把握時間比維持逃走品質還來的重要太多!(粗)因為他在下面已經好一陣子沒現身了,就算一直保持的再安靜無聲也差不多該被懷疑了!

還是很不習慣用這種野蠻人的方式解決問題,但這種時候再聰明的孩童也只能這麼辦了!終於,大力大力的敲打發揮了做用,板子已經稍微像外凸出,證明固定處不論是用螺絲還是用黏著用液體都已經稍微脫落,當然會這麼容易破壞也證明這邊的小地方已經很久沒有檢查換修!

另一方面,二廳的小門,喔不應該說是孩童今天午睡時統計的能出入本院的所有五個入口的門邊,此時此刻,都已經有治安人員和派遣警力在看守,所有人都開好對講機在等候二廳小門那邊的消息,因為稍早已經有警察用"可以逃走"為藉口騙了孩童(粗)並給他鑰匙引誘他從那裏出去!但大家苦苦等待,卻落的還沒發現自己在守株待兔的下場...

「我明明有唬他要他走二廳的小門啊~連鑰匙都丟給他了!」唬過孩童的那名負責6點到9點的隨身看守警察印象深刻的確認道「剛剛阿坤和幾個阿姨也在院內找過了沒看到人啊~」該名警察正在跟守在二廳小門外的警察通信回報。

「靠!他也沒從我們這裏出去啊!其他入口也沒有消息回報啊!裏面沒有外面也沒有難不成他忍者啊?」守二廳小門外的警察已經有點急了。

「等一下有消息回報...喂?張阿姨...嘿!?甚麼!?敲打聲!?」隨守警察有些驚訝。

「馬的那個傢伙拿我鑰匙時還裝一副很相信我...」隨守警察準備通知其他入口的看守「這小鬼不能小看...真的不能小看!」(粗)隨守警察心想。同個時間點,通風口通外面的那道鐵板的所有固定處,也剛好都成功應聲完全瓦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