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逃亡

 那名少女不在像孩童當初看到那樣濃妝豔抹了,但臉上的神情十分哀傷,原來是前幾天家長會遇到的女生。孩童完全沒有一點心情去搭舢,只撇了一眼又開始想到一些關於自己的慘劇的一些可能的狀況,當然令他百思不解的是案發現場家裏的門附近,明明沒有陷阱,只有偽裝陷阱的幾條細鋼線,為何父親當時會說有陷阱?

還有就是同樣規格的細鋼線也綁在回收老嫗的家門樓下,不,應該說已經鬆綁了,那很顯然也是兇手用來製作陷阱的道具,問題是,怎麼老嫗家那邊是鬆綁的,自己家裏那邊卻是綁好的?剛剛外國男孩還去追黑影人,那黑影人應該就是兇手,那表示?

父親死前也從兇手那得知他會去街尾殺掉母親的訊息,兇手不可能跟父親講,那一定就是兇手逼問負傷的父親,關於"母親現在的所在地"!父親才會知道兇手接下來的行動...然後...那又跟我家當時的"假陷阱"怎麼串連起來呢?對了!父親不可能照實說出下落背叛家人,但兇手最後已經確實達成目的了!那表示...一定就是父親被逼得走投無路只好照實說出來....

沒錯!於是兇手又在門上裝了假陷阱逼我爸說出母親的下落,要是不快點說的話,難保甚麼時候我會開門進來就會中陷阱,且說完兇手還會派人查證,不然老爸隨便講一個假的兇手只有一個人怎麼去做確認?用我當隔空人質嗎?竟然還有這招...然後兇手就假裝綁了假陷阱誤導我爸,使我爸警告我害我當時不敢進去...也錯過了救我爸的時機,一魚兩吃啊....


那個狗雜種!我發誓一定!我一定要....

「你是...」路過時孩童準備要盛飯,將自己的空碗遞過給打菜阿姨時,排隊在後頭的熟悉女聲呼然問道。

孩童回頭撇了一眼,帶著落寞與寂寞的眼神...那女孩則感覺到了...他在工作和家庭等等場合都從未感受到的感覺,就在與孩童對眼的那一秒....

只回頭了一秒,沒有回答便立刻轉頭,孩童默默的端著自己的飯回到座位,然後他和全場的目光忽然都集中在一個偏瘦弱的小男孩....


「大家好!今天又到了小灰表演的時間!我今天要表演的是如何把一整杯水變不見!」瘦弱的小輝有點僵硬的笑容和開場,讓孩童又進入了沉思。

「這邊有一杯水,西木姊姊可以幫我們確認一下沒有問題!然後我鋪上一塊布!注意看喔!這是一塊很神奇的布!」小灰的眼神忽然看像孩童,孩童似乎也意識到這眼神的別有用意,且還有隱約看見小灰的手隱約的以快速而難以察覺的方式...在布蓋住之前就....

「被這張布蓋住的東西都會變不見!準備好了喔!所有小朋友跟我一起喊...1、2、3!」全體兒童賣力的喊,氣氛相當融入且融洽!連師長阿姨姊姊們都看得很起勁!

布掀開!大家為出現的空杯子而歡呼!



到了晚上還有說故事時間,且托育所的門會關上,大家正津津有味的聽著第三隻小諸如何整大野狼...


「然後大野狼準備要從煙囪跳下去的時候...」還沒說完...屋頂真的發出聲音了...

「哇!真的有大野狼!」小朋友們驚呼!

是啊...

真的有大野狼呢...

這可真是個狼窟啊...


在已熄燈的餐廳裏,洗碗阿姨在廚房洗到了孩童故作記號的碗還渾然不覺...而那記號就是確認這一點...剛剛盛飯時自己的碗有沒有被掉包

果然剛剛盛飯時,孩童回頭看那女孩後,一拿碗就發現情形不對,遞給阿姨的碗換了...變成了沒記號的另一個新碗!盛飯就盛飯連碗都幫我換了一個幹嗎!?那很可能不就是要....

且孩童後來又發現那個小灰的眼神不太對勁,一直往今天剛來到育幼院的自己使眼色,他很快的反應過來並快速模仿小灰的表演把飯從碗裏弄光!在配合小灰轉移焦點,孩童可以不疾不徐的完成魔術,不然毅然決然的說不吃有可能會引起對方戒心,也有可能會被對方逼吃完,後者的話更慘!自己又不像剛剛案發挺身幫老爸追兇手的外國男孩一樣身手矯健!萬一敵人關門放狗來硬的自己現在位於虎窟根本無力招架!

接著孩童又快速的對台上的小灰指了指要他之後幫忙處理掉弄掉在桌面下的那團毒飯,盡量做到盡善盡美才不會被反起疑,不過他也在毒飯附近流下自己身上帶的一塊小餅乾,上面寫著"co-stay",意思要徵求小灰的日後合作(co),並繼續待在這裏(stay)幫忙掌握相關訊息,畢竟這群慈眉善目的公家直屬單位會有這些針對孩童的可疑行徑,是非常值得追蹤下去的一條索線!

現在!當然小灰早已成功的完成了孩童暗示的任務!而他也相當佩服孩童的隨機應變,他其實從小就跟一群被大環境欺負的小孩子處在一團,但他很充分知道那些被欺負的人都有一些"讓自己成為目標"的原因,他想脫離,所以瘦小的他偶然間在7歲時自行摸索出把兩個綁死的橡皮圈一秒分解的"偷吃步"...

便漸漸的開始走像魔術這條路並脫離了那被排擠的一群...當然他後來也用過魔術救過那群小孩...

「他是個又有危機、環境又打算陷他不義的弱勢!我也要救到他!」小灰當時心想。自幼就身處被狩獵的一團,小灰比誰都更能先嗅到血盆大口的腥味!他看到孩童便知道這一切有些不單純,更不用說他也親眼看到打菜阿姨的換碗動作、親耳聽到關於"機構"、"重要人才"等小聲談話的些許內容名詞。

天救自救者!小灰吃著co-stay餅乾,暗讚孩童的臨場反應和一些魔術天份時。卻沒想到掃地阿姨發現了舔食孩童晚餐位置的腳下的一隻老鼠,舔食後的已不醒"鼠"事....

「那傢伙!溜啦!」阿姨立刻警告其他工作人員,幾名小朋友出來一探情況還被幾名姊姊趕回去睡覺....其他幾名大哥哥和阿姨快速的全副武裝準備捉拿甕中逃走的鱉。


「好...好高...」從升降設備慢慢的爬下來,相當怕高的孩童在深鎖正門的窘況也只能出此下策,但很快的他已經聽到了風聲,看來對方已經動員準備抓回自己,他顧不了一切了,立刻看到旁邊的水管蹬了過去,兩手緊抓著然後慢慢的用腳緩衝,最後水管連接處的突起竟然撞到他的手,他雙手掌都有不淺的割痕但孩童沒時間顧慮太多了!到適當的高度縱身一跳...相當不雅的姿勢摔了狗吃屎著地。

「他在那裏,快追!」分頭尋找的人馬中幾名大哥哥好死不死找到了育幼院後面一條街的小巷子,孩童開始拔腿狂奔,大哥哥的跑速當然是不可能輸給一個體育不見長的小弟弟,過不了兩個轉彎就構到孩童衣服了!

一個鐵棒,拿育幼院掃把的大哥就跪倒在地。

你X在拎北地盤惹事啊!蛤?」持鐵棒的灰皮膚短髮少年一臉不悅又帶點藐視看著跌倒在地的大哥哥。

「我們在做正事!你別...」正準備要從後面用球棒朝灰皮膚少年K下去,另一位同行的大哥哥暗算未成反被...匡啷!孩童及時用垃圾桶蓋子大力的朝球棒大哥的阿基里斯腱敲下去!

之後的畫面不方便寫出來...不過孩童適時的阻止了灰皮膚少年。

「肛溫哩!肛溫哩!」灰皮膚少年回頭帶著很親切的本土笑容說道,年紀一看有初中了。
「肛溫?蛤?」孩童有點不解...
「就是甘溫啦!...」「剎系啊啦!武郎咖綑啦!」灰皮膚少年剛要解釋就被上面的住戶給嗆...「賀啦!麥GGYY啦!!」灰皮膚少年回嗆完轉頭對孩童說「武郎吼哩欺負A洗尊,機支吼哩台!」說畢便把鐵棒遞給孩童,自己跑走了。
「又喜哩!阿P,哇一定吼拎阿爸共!」住戶被氣到差點"台"下來,阿P邊跑向街角的盡頭邊對孩童揮了揮手。孩童四周一瞧發現又有人聲腳步聲,又開始了逃亡之旅。

「在那裏!在那裏!」幾名阿姨大聲的叫!其他分散搜索的大哥哥也逐漸往孩童的所在街角逼近...「看!是吵夠了沒啊!我要睡覺啦!」住戶快氣炸的吼聲讓阿姨大哥都只能安安靜靜的放慢速度找。

孩童又跑了三個街口,他已經精疲力盡了,不過這時候熟悉的符號讓孩童燃起了一線希望...「歡迎光臨!」孩童二話不說直接向櫃檯要一件他們的員工制服。

「這不方便啦!」「有人在追我!拜託!」「沒有你的Size啊!」「那不然讓我躲你們的員工休息室!」「回去跟家人好好說清楚啦!我以前也這樣過!家人最後會諒解的!」「不是這樣的!」「唉呀!除非你是小女孩我就讓你躲...哈哈!躲在我"櫃檯的下方"也可以...哈哈!」「我沒在跟你開玩笑!我家破人亡了!」「甚麼?你剛剛說甚麼?所以你就是剛剛附近警察說的那位許小弟弟?看!爽啊!給我過來!」「馬的!連你也...」

笨啊!怎麼沒想到警察會介入呢?始作俑者就是這些警察啊!幫他安排、幫他登記入那家育幼院、現在又公開社區內找人說不定還懸賞了!「我跟我馬子這週末的電影票就靠你啦!小弟別跑!」



一小時後...可能孩童運氣用盡了...人已經坐在警車內...



隔天...

姆特孤兒院的監護證明書,已經寫好了許立諾的基本資料。


「給你換個環境,你不能再用其他小朋友欺負你當藉口亂跑亂跑囉!」警察貼近孩童的臉,帶一抹陰險的笑容說「誰叫你高等智測考那麼高~癌症小弟弟~哈哈~你是不可或缺的人才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