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反逆

欸!打起精神好不好!我們現在很危險要全神貫注耶.... 」嗑完五盤義大利麵的外國少年用袖子擦了擦嘴,然後走到了大張絲絨沙發的旁邊推了推坐著吃麵的褐髮孩童.....

 吃飽了就報上名來。」銀髮蘑菇頭的圓臉兒童慢慢的走進他家的廳房B區域,對著兩位"半"不速之客冷冷的說。

誰要告訴你啊!我....許立諾,言午許,立下諾言的立諾。」金髮男孩無理的拒絕到一半,褐髮孩童卻不假思索的照實回答了....

你太莽撞了啦!萬一這小弟也是....莽撞的是你吧?明明也有給你你用都不用看到東西就吃....褐髮孩童又再度回嗆這位外國的夥伴,外國男孩往孩童正在使用的的雕花高級餐盤旁邊一看,五片使用過的試毒試紙顯現出正常無反應。

所以說這小弟能相信囉?我叫Bill Dillemn」外國男孩搔搔頭說
「能不能信還很難說,總之謝謝你的款待...」褐髮孩童用剛剛逃亡的過程中,一個掃街拜票的首長候選人發的面紙擦嘴,並謝了謝眼前這位迎面走來的銀髮兒童。  

呵呵...你們要懷疑我倒不如先讓我來懷疑你們,現在這一區都是掃街拜票的競選車輛,難保不會有警車作隨扈和管制,你們要這樣貿然繼續逃亡? 
我叫Dick Jemier,這裡有我的身分證明和出生證明,真正的自我介紹應該要這樣才是最坦承踏實的方式吧?」銀髮男孩把一小疊大張小張不齊的資料文件攤在典雅的歐式骨董茶几上。

臭小子你想說甚麼!?Bill已經開始捲袖子....
「我想問的是,你真的是許立諾本人嗎?或者該問你真的是名叫許立諾嗎?Dick古靈精怪的眼神略顯自信。
你少在那邊混淆!咦我用詞對嗎?」論中文吵嘴Bill還是略遜一籌。
你怎麼知道的?說來聽聽....褐髮孩童冷靜的問。   
不是吧?立諾?可是連新聞和警方都....Bill也糊塗了。
這是某家公立醫院的腦癌病患,他也叫許立諾,年紀跟你一樣大,跟你半圓半長的臉型和微厚的嘴唇都很像,雖然是四年前的照片,因為他的病歷資料和一些療程診斷報告在四年前開始沒有更新,且關於他的戶籍資料也已遭刪去或移除,喔對了~我是動用一些私人手法和軟體才在網路找到,當然搜索範圍要先從南區軍事部的兩個都姓許的上尉開始....

勸你最好照實講說清楚!不然我一通電話警察立刻會過來.... 

「你說的都沒錯...他是我父親的朋友,也姓許,六年前因為毆傷我父親的債主,被貶到行政處成為公務員後,兒子因為罹患不知之症而傷心欲絕,憤而擅自動用公家資源銷毀他自家戶籍資料
 後來兒子想要去學校學習讀書,卻因為自身疾病被其他同學家長排斥而無法註冊入學,我聽了很難過,就以他幫我父親出過頭,欠人情的份上....說服我爸讓他兒子硬用我的位置去上學

 原來是這樣,那你到底叫甚麼?你註冊入學用的名字呢?還有你出生戶口登記用的名子呢?」孩童說到一半Dick就不耐的發問了,但孩童繼續說。 


「直到我爸5年前說了啥他在甚麼機構的實驗室當保全時又闖了大禍,不但他自己升官會受阻,還必須用他那朋友的兒子,覆蓋我的全部身分,才能保住我的小命不會被有心人士威脅,我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後來我們兩個許家有一天聚一聚喝了小酒,我才從微醉的那位許姓父親套話,原來他為了陷害我爸,讓他兒子取代我,才故意引薦他去接保全的工作,並慫恿他去誤看"國家機密實驗"

他又慫恿我父親,要完全保護好我必須刪光關於我的全部公家檔案,這就是為啥我的資料都一乾二淨,就是因為那對....那對恩將仇報的父子檔害的....都是那父子害的....都是....

好了...好了...我在這個國家也無身無份的啊....Dick拍了拍比他高半個頭的孩童。而心裡只想著娘砲又哭了~」的Bill又無了賴的坐在沙發看著電視,果然他之前逃亡太過緊急沒注意到,電視裡的許立諾是光頭....    

過去的事就讓它們過去吧...現在先想想要怎麼解決目前的狀... Dick安慰到一半...
這是個大好機會!是個大好機會...褐髮孩童忽然不哭了,草草揉了揉淚眼,怒視著電視螢幕裡光頭許立諾的大頭照。

你想幹嘛?  

看你家的華麗就知道你是有錢有權人家的小孩,但家裡都沒父母就算了連個僕人也沒,表示你因為一些重大原因被迫獨自定居在這個東方鳥島國內,且幾乎90%的空間都設置在地下,看來你也是不能太過招搖的貴公子...
「且我賭你不敢真的報警!因為只有少數警界的高層才知道你們家,且是熟識,看那個警界鐵馬劉警探送的匾額在你歐式的家中有多突兀就知道了,而現在報警勢必又會有不少菜鳥知道這條街和這棟"地下豪宅"的所在地....這一透漏,你家和相關高層又得更麻煩的繼續收買更多人保密.....而且你自己本身也是個很怕事的人...... 

做出一番推理的褐髮孩童不急不徐推斷完,朝Bill有點為自己得意的微笑看了一眼,然後又轉向旁邊的Dick說..... 

「這不是要抓你把柄,只是要你知道我的能耐到哪裡罷了...褐髮孩童說,目光如炬.... 


我要讓這個世界知道...我們不是被你們欺負爽的!我有個計畫,你願意幫我嗎? 」孩童慎重的問。


Dick.....我很抱歉你不能像其他小孩一樣有朋友....
你得好好躲起來,我會為你安排環境和相關的保護.....我和媽咪要去處理一些事,很棘手的事...
以後,不知道能不能見面了,但把拔一句話你要牢記:朋友要慎選啊!不要跟把拔一樣被.....

逼~~~電話切斷,緊接著就是嚎啕哭聲在空曠而華麗的歐式飯廳迴盪....

兒時片段在腦中播完,再來就是剛剛
褐髮孩童的啜泣聲,閃過腦門.....
       
就是因為那對....那對恩將仇報的父子檔害的....都是那父子害的....都是.... 



我也要讓這個世界知道...我們不是被你們欺負爽的! 



「我願意幫忙!儘管吩咐!Dick說,嘴角一抹信任的淺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