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追緝

「馬的!老爸之前有教過我這叫過河拆橋...話說垃圾也知道回垃圾該去的地方啊!」看著下方不斷在塑膠垃圾袋、垃圾包裡掙扎的黑衣少年,一邊吃力的蠕動身子一邊找重心站穩準備脫離這個大鐵籠,外國金髮男孩不屑的嗆了嗆。

他不慌不忙的開始用隨身攜帶的圓弧狀小鐵鏢,綁上一長條強韌的金屬細線,當然線的材料來源是借用剛剛某一家跟他說門有陷阱的陷阱製作道具.....

金髮男孩很有架式的甩了甩,揚手一拋一個完美的銀色弧線劃過天際,但下一秒馬上變成斷線的風箏,沒勾到對岸目標陽台的一排檔風用的鐵欄杆。

「馬的!早知道就不要一直練射鏢,多用點時間練練甩線了!現在我比搞扯鈴的中國小朋友還不會甩線啊!對了!.....」他看到一條超長條的橡皮管好像被割斷,但還是很長,心中又燃起一絲熱血!

外國男孩使勁的把小鐵鏢刺過橡皮管固定住,然後改用帶點射飛鏢的動作大力甩出了手上的器具,這次的弧線比剛剛更渾圓!且勾到了鐵欄杆的最末根!黑衣少年辛苦的用手上折斷的曬衣架剝開眼前的垃圾山,終於他構到鐵籃邊緣處身子一個翻滾脫離臭海。

外國男孩拔身一躍!像蜘蛛人一樣盪著橡皮管往目標形成一個鐘擺弧度~這回他的目標是鎖定正下方的另一棟公寓樓頂的入口,很簡單的搶先抵達捉拿對象的目的地來捉拿對方的道理我想大家都懂,但他卻沒料到這一盪沒算準加上剛剛勾住鐵欄杆的鐵鏢脫落,整個人往目標隔壁那棟樓的二樓樓梯間窗戶砸了進去!

「...」男孩已經放棄吼語助詞了...刺痛與一點麻痺的感覺散點狀的遍及跟玻璃give me five的左半邊整條手臂和肩背。他顧不了疼痛...閃過他眼前的兩個畫面支撐住他繼續站起來捉拿嫌兇.....

一個,是剛剛那家褐髮孩童哭的頭嗑在地的畫面....
一個,是半年前自己父親在交易現場被槍轟爆腦門的畫面....

「我不能再原諒這種人!這種奪走他人幸福的人!」外國男孩一面想著,一面側坐著樓梯扶手快速滑下,為了減少衝擊並加快速度,他還用沒受傷的右邊臂膀當緩衝墊反彈迎面而來的牆壁,半轉身後再繼續滑過下一段扶手...反覆...

衝出樓下大門,左右一看驚覺黑衣少年已經用百米賽跑的速度往右邊街角,外國男孩趕緊追上,沒想到男孩一跑過轉角....
用小段橡皮管綁住的一根曬衣竿像機關一樣打向自己,外國男孩反射性的急速一低頭,金色的髮絲被削起了兩根在空中飄動。

「原來剛剛那橡皮管是他割去用的,那看來他應該有持刀....」外國男孩還沒來得及思考,第二波利刃果然襲來!紅色的外衣幸好夠厚,但破了衣的外國男孩一整個重心不穩往後一跌,這時對方黑色的褲管已毫不留情的準備要往男孩的兩腿間跨下踩下去....

裹著牛仔褲的雙腳及時勾住了黑色褲管!原來外國男孩趁著第二下黑衣少年揮刀時順勢一跌之際,往自己後面轉角處的電線桿扔了剛剛沒用完的鐵線並剛好環綁住,再用反手一拉使的自己的倒地位置往上移了一點!再兩腳一夾把黑衣少年踩空的左腿給夾住!

「你忌妒我那個比你大就說!不用特地攻擊那裡!」外國男孩直接用英文嗆道。隨後雙腳夾著一扭讓黑衣少年失去一邊的重心,黑衣少年想要掙脫目前的劣勢,趕緊用右手握的刺刀朝男孩右腳砍下...卻沒注意被另一條左牛仔褲管踢開~~

「再吃我這腳!」男孩的右腳彷彿剛剛快要被刺還要左腳保護很沒面子一般,下意識的往少年的臉踢去,少年本能的用離自己臉最近的持刀右手擋住,不料刀卻被踢飛了....而黑衣少年想要重拾兇器繼續掙脫,卻被莫名的鐵線絆倒摔在地上,看來剛剛外國男孩倒地後以腳對刀的幾回之中,持鐵線的手也沒有在閒著.....

兩個倒地的小孩,一個黑衣黑髮一個紅衣金髮,同時做出翻起身子的高難度動作,至少以這年紀的小孩子的肩背肌力來說要會這個也......

啪!(粗)金髮男孩眼冒金星!原來兩人面對面翻起身結果個子較矮的黑衣少年額頭的高度剛好到金髮男孩的臉,一起完身猛然沒控制力道(是故意還是不小心的也無需追究啦!)撞上金髮男孩的正臉!金髮男孩一被撞又稍稍坐倒在地,隨後一恢復視線黑衣少年已經漸奔漸遠,沒時間顧慮了外國男孩拿起腰間的迴力鏢...

砰!冒煙的槍管,灰色迴力鏢多了個彈痕朝另一側飛落,一臉錯愕的外國男孩一回神立刻識相的舉起雙手,黑衣少年蒙著面看不出一絲情感,會殺我?會放過?到底他打算....?

一面舉著槍一面慢慢後退,黑衣少年最後消失在下一個轉角,雖然保住了小命,但外國男孩知道自己這回又失敗了....

------
「先去看看那娘砲現在怎麼個哭法吧~話說他哭聲還蠻像克爾達森林的那邊的綠嘴鳥叫聲的....」
金髮少年扭了扭背跟筋骨,剛剛才在結束一波死鬥馬上又像沒事一樣一派清閒的往紫葉街211號走去......

而就在剛剛外國男孩追緝嫌兇的同時,褐髮男童稍微回了神,注意到地上父親的血跡的一個角落排出了神似英文"bool"的痕跡。

bool....這字是...沒學過,l的下緣處是血液流過覆蓋掉了....難道....

父親用自己的血書寫了book!?書!?甚麼書,父親最愛的書嗎?還是剛剛父親也有扯到的福爾摩斯?不然是...話說我雖然喜歡推理,但老爸也沒必要把重要事情用這種方式傳達吧!浪費時間兜圈子真是的.....難道....沒錯!一定是這樣!!

是剛剛那窗邊落跑的黑衣人的相關訊息!父親臨死前得知後用血書傳達線索但氣力已斷只能寫book,難道是黑衣嫌犯拿了什麼書嗎?不!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褐髮少年拔腿狂奔!衝到樓下後轉彎往熟悉的方向跑去,街尾的最角落一台他很眼熟的破舊鐵籃車旁....兩具軀體....

是腹部中彈快斷氣的回收老嫗

和喉部被割傷已經不治的自己的母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