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24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善惡



「老公~妳要不要喝水?」
「咦?沒有別瓶了嗎阿雯?」
「想也知道其他的誰拿去喝光了啊!老公不願意喝我口水喔~~!?」
「不是啦不是啦~我只是怕跟你共喝,妳會喝不夠啦!那就謝謝啦~」

白振的父親喝了幾口水,轉頭看著一直不停吃喝的王白振眼神略顯空洞的走在最後面....

樹木的芬多精在山間飄逸,驅趕著林間野蟲,也滋潤著登山客的身心
鳥鶯的鳴啼聲在山林迴盪,退卻了不安煩躁,也譜出了最原始的聖歌

但在白振來看,那些都是瘴氣與噪音....

「老公幫我背一下程程~~他好像走不動了~老公!啊...算了我自己背!」白振的母親說,並熟練的彎下腰背起小孩。

白振的父親已經主動放慢,到了又在鬧彆扭的白振旁邊...

「怎麼了?平常吃那麼少怎麼一來就變的那麼會吃啦....?」父親問,白振一語不發的把樂事洋芋片的碎屑倒到嘴巴。
「不開心啊?有甚麼話可以跟把拔說喔~媽媽那裡聽不到....」父親繼續試探,白振還是三緘其口的板著臉。
「說嘛~像以前你小時候那樣偷偷跟我說嘛~」父親再三的試探,白振的心房終於為之一開。
「爸爸...從你開始回家住以後,我覺得你好像沒有比較有空,反而更忙了...」白振默默的說。
「哈哈...被你發現了~把拔要忙生意的事啊~」爸爸說。
「真的嗎?爸爸你教過我不能說謊....」白振懷疑的反問。
「白振啊~其實,謊言是有分的喔....」父親說,「有分善意的跟惡意的。」
「像你小時候常常隱藏一些弄壞或弄丟的錯事,那是不對的,就是惡意;但把拔以前有一次不是在媽媽面前說"下次再帶你去看星際大戰"後來還是半夜帶你去了~那就是善意的哈哈!」父親有點硬坳的對白振說。
「那你常說要去玩或出去外面吃大餐,結果每次都下次改天,那算善意的還惡意的?」白振說。
「其實有時候要看"對誰而言"...對你而言,那可能是惡意的,但對整個家而言,當然也包括你,那是善意的喔!我常常被我的工作占用帶你去玩的時間,但我要做完才能有收入,一家四口才能生活啊!」父親略帶點驕傲的神情說。
「當然星際大戰那次也同樣道理。對我們而言,可能是善意的,但對媽媽而言...嘿嘿你懂得...」爸爸面帶搞笑的對白振說。
「哈哈!」白振終於又一掃心裡的陰霾~


兩個人稍微的笑鬧了一番,但白振很快又想回剛剛的事....


「爸爸,你剛剛提到工作,我很少聽你提到你的工作耶~到底是甚麼生意啊?我有點想知道,為什麼要一直占我跟你的相處時間...」白振的問題一針見血。

「這個....」父親有點慌了。

「爸爸!我不想聽善意的謊言!更不想聽惡意的!我想聽實話!」白振好久沒有這樣任性了...這塵封已久的個性似乎隨著跟父親相處越久越來越回歸。

「我以後會告訴你的!」白振的父親一時想不到說法,他只能這樣回。
「爸你該不會以後又要食言了吧~」白振又面帶懷疑的對父親說。
「這我跟你保證!絕對不會!你長大我一定會跟你說!我們打勾勾吧!」父親自信的說。
「不要啦~打勾勾好幼稚」白振死魚眼的說。白振的父親仔細端詳了兒子的眼睛....

跟她真像.....

「那我們對拳吧!兄弟之間都是用對拳來約定事情喔!」老爸開始一臉豪邁。
「"兄弟"?哈哈我就知道程程剛剛掃墓會講"兄弟"是你教她的!!」白振很快的聯想起~
「噓~~這件事也不要跟媽媽講喔~我們來對拳吧白振!」父親一臉打趣的催促。
「好啊~嘿...」白振想要瞄準好父親的拳頭。準備要要伸出自己小小的拳.....

「老公!程程他!快點過來!!!~~~~」

母親的淒厲求救頓時讓父親傻在那裡,但父親馬上回意識後往不遠處的公共廁所那拔腿衝過去,原來大家走著走著已經又到了一個登山休息站。

一個沒有其他遊客的登山休息站。

白振開始覺得頭皮有點毛毛的,程程很可愛,不希望他出事,剛剛媽媽的聲音很顯然異常淒厲,不像一般情況的呼救聲....
不行!一直以來,我都只會懦弱的要爸媽幫我解決問題!這次是我最愛護的弟弟出了事,我也要一起去解決,不能再只會袖手旁觀了!

「程程!程程!程程怎麼了!」白振一面跑向公廁所在的上坡,一面大喊。

「白振!很危險不要過來!」這是父親的聲音。

白振有點害怕的小煞車了一陣,但....

不行!我不能再只會袖手旁觀了!

到了廁所附近一看.....事情似乎比他剛剛想像的還要嚴重個數百倍,程程感冒可以看病,程程受傷可以擦藥,程程不見了可以找回,就算程程被綁架了也能報警或贖回....

王白程果然不在現場,但不只是這樣,或應該說,要是只有這樣那就好了....




白振的母親趴倒在廁所門外前面的小平台,失去意識...
而父親倒在母親附近,雖有意識,但胸口的紅色液體如柱長流......




-------------------------------------------------------------------------
喲伊呦伊的紅藍燈劃破了寧靜的街道,經過了景平巷54號和56號....

一台...兩台...第三台經過的時候特別在這裡停頓了一下,然後車子裡頭人物確認毫無異相後趕緊踩油門跟上前兩台繼續搜查~

「呼!呼!好重!嘿咻!嘿!對了我幹嘛找自己麻煩啊~~」銀髮兒童一臉惱怒不情願的搬運兩具軀體。


兩個小時過後.....


「阿我受不了啦!肚子怎麼可以那麼痛啊!?!我要吃東西!!!」一個金髮男孩猛然的張開眼睛,從客廳的沙發拔身一躍,卻忽然愣了一下....

這裏是哪哩?

皇宮嗎?還是博物館?我只有在學校課本才看過這種Level的玩意兒啊!!還有為啥我會在這裏?

不管啦!先填飽肚子再說啦!填飽肚子才有機會繼續冒險啊~~~!!!廚房在哪裡!?冰箱在哪裡!?

拖著疲憊的身子硬跑了三四步,他發現他像電量耗盡還硬要開機的筆電一樣,螢幕又熄掉了...趴倒在地。

終於!靠著匍匐前進來到了一道歐式古典大木門的路口...穿過一看....

XUCK!客廳旁邊又是一個客廳是哪招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