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世界

「老公!!不要亂教小孩!哪天他真的以為他會飛跳下去怎麼辦!」母親聽到對話已經有點受不了說。
「白振你想飛可以!等你有錢訂機票再說!好了電影播完了白振你該去念點書了吧!」媽媽繼續沒好氣的說


最後一家三口又互相小小"喬"了一番~
白振才在好不容易能休息的周末又被迫坐自己回房間的書桌,父親又只能無奈的目送白振。




到了半夜,大家都睡了
白振!白振!」成年人聲音對著一人白振的房門用氣音呼喚。

孤....」白振嚇道準備要大喊鬼來了!把拔救命!」時,熟悉的成年人身影把食指伸在嘴唇前對白振及時示意要安靜。

白振你還沒睡齁~」氣音問。
 
「我自己一個人睡都會常常睡不著....」白振面露苦澀。

抱歉啦~把拔回來你都只能自己睡~因為...

「因為媽媽硬要只跟你睡!」白振直接接答案,父親整個苦笑白振的童言無忌~~~

「白振!走啦!媽媽已經睡著了喔!我們偷溜去看星際大戰!!」氣音興奮的說........ 

~~~~~~~~~~~~~~~~~~~~~~~~~~~~~~~~
王白振的回想告一段落,他開始無了賴的拿擺在弟弟腳下的零食,拆開來解饞,順手捏了一下弟弟的圓圓小臉,王白程被捏的覺得很不自在,用他的小手撥開哥哥的手。

「跟你說過,不要這樣弄底迪啦!!今天會出來也一半是為了你上禮拜那邊不開心,聽話點好嗎!」

「阿雯啊~記得答應過我甚麼事過嗎?~就算了,讓他們兄弟玩嘛~看看報紙吧~」一手開車一手還要忙著把報紙遞給老婆,開的又是九彎十八拐~父親本身又還算是開車新手,真令人膽戰心驚!

「好啦我知道...你開車也是專心一點啊!話說今天有個要台來台灣的韓國團體是.....」母親邊翻報紙邊說說到一半...

「妳先看看頭條啦~好慘的滅門案呦~那個許家夫妻那個...兒子現在還失蹤找不到人....

「無聊啦~那種社會新聞天天都有啊....」母親不削的說 

「但那新聞真的有點恐怖,現在警方是鎖定許家人的兒子許立諾和一個外國男孩為嫌,兩個人都是住街同一條街的耶~且目前都失蹤找不到人,再這樣下去可能要發通緝令....」

「就算是又怎麼樣?現在小孩子壞得很~啥打長輩、殺家人的都常上報啊~

「我也是覺得有可能是他兒子,畢竟鄰居也都說許父有長年家暴習慣,兒子可能已經忍無可忍。但我發現事有蹊翹,他母親跟父親同時喪命,為啥沒有家暴還常被鄰居說人很好的母親,也要一併殺掉呢?」白振的爸爸開始坐起簡單推論。

「可能他母親長年包庇父親這樣打小孩吧~小孩也受不了了這樣。」白振的媽媽說。

「不可能,他母親自己也有被丈夫打的舊傷,她應該知道那種痛苦!」父親說,讓白振開始想起自己的狀況而隱隱想哭.....知道那種痛苦」...... 

「不過白振不要誤會喔~那個許先生是沒道裡的亂打家人;媽媽平常是在管教你,是為你好的!兩種情況差很多很多喔!」白振的爸爸發現自己好像講錯話了開始緩,媽媽則已經受不了的翻了翻白眼.....

「那可能就是怕媽媽講出去吧~反正這種小孩不懂得保護媽媽,還媽媽受那麼多傷也不是啥好東西啦!
」白振的媽媽決定繼續討論這起社會案件來避開剛剛的氣氛,不然她難保何時自己又要發飆了,當然也不忘了用這事件換個說法來諷刺回擊白振!

「小孩子可能是"不敢"或"不會",而不是"不懂"或"不願",去保護自己母親。因為對手是自己父親啊!且許父好像還是軍人的樣子.....」父親又急著替兒子緩了~兩邊的氣氛要顧,還要彎來閃去的開車....一臉吃不消的神情。

且除了那兩個夫妻,同一條街那裡好像還有一個收破爛的老嫗被槍殺....哀...真的是好殘忍的社會啊.....

警察說老嫗是自殺的,然後許媽媽是被老嫗殺的....」白振的聲音從後座發出,父親瞄一眼後照鏡只看到一大張報紙檔住白振的臉.....

而坐一旁的老婆手上那份報紙的標題已經是XX團體來台開唱.......


他不是很感興趣?我就先給他看啦~」白振的母親說畢繼續對著娛樂板詳讀。

父親抿著嘴笑兩聲,然後是一個大拐彎。

今天已經這樣判了啊?哈哈,昨天還說另有其人....父親自言自語。

但父親說到"另有其人"的時候,表情忽然變得有點嚴肅,而一直用後照鏡注意父親一言一語的一小塊臉部神情的白振,在那一霎那,有注意父親的眼神變了......

跟一直皺著眉頭外表相當剽悍的許姓父親截然不同,白振的爸爸是常常慈眉善目的.....
所以白振幾乎沒有看過父親凶神惡煞,甚至連皺眉頭沒....

但那一霎那....是怎麼個回事?

白振不敢直接問父親,因為其實白振很小就已經養成隱藏問題的習慣,一大半原因當然是因為長期相處的媽媽......

-------------------
「把拔?他是誰?」白程問道。
「他是哥哥的雙胞胎哥哥喔~」父親笑著解釋。 

「哇!好多個哥哥!哈哈哈!!」白程清亮的笑聲道破一家略顯哀愁的日子,父親也跟著一起笑鬧了。說也奇怪,這次竟然雨是下在清明節後一個禮拜....習慣了學校教"清明時節雨紛紛"的白振有點疑惑的看著天空。

陰雨濛濛的天色,淺藍又帶點灰色的烏雲完全不給太陽一點空隙露臉。

雖然是灰藍色天空,但我完全感覺不到不自在,這顏色很適合我,這氛圍也是......

「那他為什麼要死?他活著我就有兩個兄弟啦!!」可愛稚嫩的圓圓嬰兒竟然會說出"兄弟"的字眼.........

那他為什麼要死? 

為什麼要有"死"這現象?

為什麼上天要讓人死....白振看著天空...一臉疑惑

好恐怖...我好害怕...我...



「這個葛格他沒有死喔!他是去另一個世界而以!」父親摸摸白程的頭,語重心長的說道,一次瓦解了白振心頭的恐懼。

「原來啊!那我們能去另一個世界找他玩嗎?」真的是童言無忌啊!!白程又再問了一句震撼彈。

「可以的!只要你現在開始不要做壞事,長大成為一個好人!當你離開這世界以後,就能到這個葛格的世界去找他喔!!!!」爸爸又巧妙的化解了一個尷尬~~

「那要是當壞人呢?」白程還是不放過老爸。

「就會被處罰!!!」老爸抱起白程,白程遠本打算開始跟老爸打鬧嬉戲,但老爸阻止了...

「這邊有很多那個世界的人喔~~不可以玩!等一下我在陪程程玩喔~~

「為甚麼不可以?

「因為會吵到他們啊~他們在那個世界需要最高品質靜悄悄!!」父親說,白程很乖的就點點頭停住了...........

這邊又不是全部人都在那個世界----天堂!

因為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好人啊!

老爸也有搞錯的時候嘛!!!

七年來.....第一次全家出來玩就那麼無聊~~~

老爸.....是不是我已經不喜歡這個家了~

每次都因為一些原因,答應過的好事就變成改天、下次.....

然後隨著我越大你就拖越久才完成諾言,甚至有些都直接作罷!

媽媽我已經夠討厭了,唯一讓我繼續在這家的原因只有你.....

現在你也變這樣....

我想


我去另一個世界找我的雙胞胎哥哥,會不會比較好呢?

白振一個人自顧自的想著...老爸的吆喝要往下一站出發的喊聲~勉強拉回了他的思緒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