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卻的石板路

關於部落格
也沒啥
紀錄無聊打發時間的過程
(紀錄的本身也是在打發時間)
  • 530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新連載!]落葉神眼--覺悟

「再加上這三張~這面又貼滿了~~喔對這張是成績單不是獎狀」由於高等智能測驗是相當大型且極具難度的測驗~很多題目都跟繁複的邏輯思考和大量的記憶力有相當的關連,連大人都很難作答的題目要小學生考----自然抱蛋而志在參加的小朋友有一卡車之多。也因此這活動的成績表印很大一張....。

「對了!我都忘了要先去跟阿罵說我又得獎了!算了都走到樓梯間了明天在去也可以~~」
孩童興高采烈的奔上樓梯~~
 

「 不知到老爸會怎麼稱讚我~會說:屌!不愧是我生的!
還是:哈哈!天底下還有誰比老子會教!!
反正稱來讚去最後都離不開他自己啦~~~哈哈 」
孩童還是有童稚般妄想的一面(雖然還是少不了一點邏輯味)----再成熟的兒童都少不了的一面

「 還有他會請甚麼大餐呢?他自己下廚嗎?我記得他說過他廚藝很好,沒有特殊情況或費用不會下廚,不會是把少少的菜排成"好料"兩字那種地雷吧 !?哈哈!」男孩自言自語的笑著,其實他早就很習慣跟自己對話了,雖然有很強的社交手腕,但由於父親門禁他平時完全沒機會跟同儕約出門連絡感情,漸漸得跟班上很多同學都只是點頭之交,但他卻覺得他朋友比全校人都多.....

這世界上我讀過的書都是我的朋友!!!

孩童不會覺得寂寞,當然也不會覺得被軍事化教育的父親壓榨的很痛苦,因為他知道他倘佯在學術浩瀚的宇宙。這也是讓他一路窮苦生活撐過來的精神支柱。

「老爸現在一定下班了~~今天星期三又沒有太多公文,對了我明天得好好謝謝我班導替我說話!!但我都快到家門口了。不然等會兒跟父親求求看,能不能看在今天捷報連連的份上,破例讓我再出門買個東西明天去學校送班導,反正也不花老爸的錢買,就用上次作文比賽的還沒花的獎金吧~」 
相當會做人報恩的孩童,當然忘不了造就今天這開心的日子的大恩人~至於街角阿婆早已經收過多次孩童的各種型式的獎金當謝金了.....而之所以不像送導師一樣用禮物送阿婆,是因為明眼人都知道,賣回收的比較缺現金,而不是對她而言衣食無補的禮物。

「 我進來囉~ 」今天孩童終於敢嘹亮的大聲宣言進門了,因為老爸今天不會開扁~~

不會開扁,對,老爸今天不會開扁 

且不只今天,老爸永遠都不會開扁了........

「不要...進來!!門..內有..陷阱!!  」 這熟悉的聲音異常衰弱而斷續,但聲音的主人試圖讓訊息更加宏亮~讓門外的骨肉聽到。

「  爸!怎麼了!爸!!」孩童慌了,這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孩童根本沒有心理準備~要是在給他多一點思考時間,他知道怎麼做!對!他想的出來的!他可以的...他...

門內有陷阱表示兩種可能,一個是房間內有陷阱,一個是門附近有陷阱。房間內陷阱的話,範圍過大很難掌握,且對潛入者來說不方便,因為他們要走更遠潛更深,且他們對房內環境不了解,又很難保證對像一定會在整個房間的範圍內中特定陷阱~

是在門附近!門附近哪裡?排除陷阱我才能安然的救出老爸啊!!

「別想了!我的兒子,乖乖的在門外把我話聽完。」
這一句話又亂了思緒了----父親在我懂事以來第一次叫我"兒子"。
不行啊!繼續想辦法救老爸啊!馬的為什麼我那麼容易被亂掉思緒呢? 我這個笨蛋只會死讀書,不會應付感情嗎!!快專心啊!!!!

「我這...父親,做...得很失..敗,一輩子...追求...功名利祿,卻...一事..無成...」

「爸!」

「我有個...善解人意...的妻子~我..深愛她..這點,但我卻....沒有....好好珍惜...」

「爸!別說了!快先自救啊!家裡醫療櫃...淦!我都忘了藥用完了!只曉得要買禮物~我現在下去買藥,然後我上來往門內丟,你撐住啊!爸!」

「不!別...去..來不及了,你...現在..下去,就來不及...聽到...我要說的話...那樣我會...非常遺憾!」

孩童止步了,他決定繼續搜索門邊陷阱的所在地並將其破解,但....

他竟然....

找不到....

「 不可能!哪有我找不到的陷阱!我高等智測96分啊!!!馬的!考試根本沒用啊!!」孩童急憤之餘,把高等智測的成績單翻出來撕了兩半! 

「不愧..是我..兒子!哈哈..咳咳咳...對了...福爾摩斯....超讚的!陪我....度過軍..校大半..時光~」老爸在血泊中努力的繼續說道。

 不愧是我兒子....老爸,這句話我等了十年啊!但現在連個陷阱都沒找到還有啥好不愧的呢?

繼續想,他嚇然發現微開的門下緣縫隙下有反光,表示是液體,那應該是父親的鮮血.....自己體內也流有一半這樣的血
 
會說這句"不愧是我兒子",難道就是只我跟他很像的那暴戾性格的部分嗎?我剛剛氣急撕了成績單了!我一直都不知道我也會這樣耶~

不!!現在爸快死來還有餘預想這些有的沒的嗎?!!
繼續思考,血泊表示是刀裝物導致的血管撕裂才有可能形成血泊,而刀裝物的陷阱跟門之間的關聯.....


線!!!!只要小心線我就能進去救老爸了


「除了那個...善解人意...的妻子~我..還有..你...咳咳...其實....你是我..咳咳.我最引以為傲...的..小孩」 

這道鐵門由於夠重就算開者不管也會慢慢自動闔上,是房東上個月裝的鐵門。

而隨鐵門換上的新鎖也是相當繁複,陷阱一定是用鐵門的鎖伴隨著線,再與門內側的線連結後,
鑰匙一插一轉,線就會被牽動,刀子就會自動掉落...

「其實...我...咳咳,,,知..道,一味..的...咳咳...想翻..身,不過..是瞎忙...咳咳...一場罷了」

「爸!不要再說了!!!我快可以進去了!爸!」
小心線有兩種方式,一是避開不碰到,但這樣的話就算潛進去要怎麼把老爸救出來呢?
一種是一一把所有的線和陷阱破壞,這樣搞可以完全的自由通行,但...

自己有可能會誤觸陷阱而陪葬

「記得...你..曾經,,咳咳...在作文上....寫道:我想...創造一個...咳咳...大家互相理解,..的世界」 

孩童聽到這愣住了

老爸不是只會看分數嗎?我的作文內容我記得都藏的很好,怕看到會被罵啊...

隨著慌忙的思緒沉靜了下來,他清楚聽道了一步步踏階聲,是敵是友?

「我今天...其實...提早回來...就是想...跟你...聊聊這個...呢~咳咳咳咳咳咳......沒想到...咳咳咳咳...」

我 ‧  是 ‧  笨 ‧  蛋 ‧  嗎?

為什麼我會只顧著想到啥大餐跟獎勵呢.....

「我...從來..咳咳..沒有...想過..要去理...解你..咳咳咳...而你和你媽...卻這麼...諒解..這樣暴力...的我」

「不是的!不是的!爸!」孩童哭了!

「我希望,那樣...的世界....真的...能到來...咳咳...」

「不...我沒有了解過你,我自己才是不會了解人情事故的人,我只會死讀書!我從沒真正了解過你和媽媽!!爸!快起來啊!站起來啊!!!!!」 


「阿X...要...咳咳...堅守...你..的...信...念.................................」

......
......
.......
 

 
一口流利的英文道破死寂,
「沒事吧兄弟!我看你哭的好大聲我上來看看,我沒有惡意闖入喔是你樓下門沒關哈。話說這裡牆壁的裝飾好怪胎!?」

眼前跪著的褐髮男孩一動也不動。

金色捲髮的紅衣外國男孩好奇的看著孩童,然後滿無所謂的往門的方向走入
「怎麼了?不介意我進去看一下吧?」
「你不介意門上陷阱的話可以進去。」這句英文不但不流利,且聲音充滿著哭腔
「陷阱?哼~」外國男孩二話不說一腳踹開鐵門,然後翻身一轉扔出藏在腰間的迴力鏢~
多條細鋼線應聲斷裂,迴力鏢返回的路上沒有撞到室內的任何物體,不偏不倚的打進了門內側,打進他們從外面看不到的死角,多道細線也叭一聲藕斷絲也斷

接著外國男孩助跑後飛身一躍,大力撞開了鐵門又順勢在地上滾了一圈緩衝
確認門內外安全後回頭向孩童揮揮手示意可通行,但兩個人頓時都嚇呆在那裏.......

孩童覺得,自己一己之力極為渺小,眼前的外國男孩,俐落身手先不說,能毫無顧忌的衝進去不畏陷阱....

而外國男孩查見,一具東方面孔的成年屍體仰身倒在血的河道上,雖被刺傷失血過多而死,卻面帶安詳.....

「他是我父親 ,但我,不配做他兒子」孩童弱弱的說。 

「沒時間在這邊演電影了....」外國男孩說 「你家窗戶那邊有一團黑影!!!

黑影似乎察覺被發現了,開始翻牆越樓的遁逃

「 站住!! 」外國男孩吼!!打算追上去卻忽然煞車回頭,孩童還是一臉茫然的傻坐在那

「 喂!!你在這邊發甚麼呆!難道你要你爸死不瞑目!? 阿...算了!娘砲!」
罵完,外國男孩開始拔腿跑向陽台,開了沙門越過貼欄杆,眼前馬上就是一個樓與樓之間的大空隙

夕陽灑下,一道紅光帶點金亮劃過天際.... 










爸爸!對不起,這次我恕難從命

人與人互相了解、諒解的世界

我想...我並沒有資格,堅守那樣的信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